逃过一“判”



星期四 5月31日

小鬼零零壹是个无大志没小志的人,这点完全不用置疑,因为我可以为“逃过一项万人期待的判决”而深感开心。

昨天就是万人期待(万人中肯定没有我)的回教妇女脱离回教的判决出炉,之前那些法律界也好、宗教界也好、报界也好,都对此判决迟迟不出而议论纷纷,而我却很不想法院出判决时,是我跑法庭的日子,但是,我之前说过,我越怕就越会遇到,结果,就假假说,“我好期待哦,我好想写这个案的判词哦,最好给我写啦!”(其实当然是在讲反话啦!)

哈哈,真是感谢,非常的KAMSAHAMIDA,我在知道此案的判决是落在不是我跑的这个星期时,真是打从心里笑开来了咧!

你说啦,我是不是没有志气?人家有志气的记者,不知几想写这类重要的判决呢!因为隔天肯定是上头条的,其实西报记者当然期待啦,他们只需把判词的重点找出照打,中文报就惨啦,还要翻译,要消化不明不白的法律和英文,再用自己和人家看得明白的中文表达,虽然跑这么久,这种事应该要已经上手,但还是写到压力重重,尤其是有大案件的判决时,判词有几份,等拿到判词,再等复印,时间已过了半天,在短短的时间,怕读不及,写不及,却偏偏要赶夜报上,紧张到无法形容。

而我最怕的不是自己写的不够人家好,只要我尽力就好,但是偏偏有些喜欢把我的文章和大报资深有料的人比较,就如DST,曾经把我没写到,但大报有写的判例列出,问我为何没有注明那个判例,问题是那个判例不是我年代的,我不懂它是什么案,而且一般上不用写判例出来的吗,判例只是律师和法官用来支持论点的而已嘛!就是这个“前科”,让我一直心有余悸!我真的不想有重要判词出现在我跑的时候。

还有,本来写这种重要性判决,可以增加知识,其实也是增加法律知识,对读法律的人才重要,现在我“毕业”了,我过去所读的“屎片”,全还给老师了,这些已和我无关,所以,只想看看隔天报纸人家怎样写,不想自己去“呕心沥血”写。

以前安华案的时代,不幸有份参与,那段日子真是痛苦的岁月,看到那些公众天天挤满法庭,和我们争位子,不明白他们兴奋什么,其实我认为他们大部分是听不懂的啦,只是去湊热闹,搞到记者都要七早八早排队等拿牌子才有得进,没有位的话在外面罚站啦,进不到里面听案报道,自己“执生”啦,所以,每天天还未亮就要摸黑上法庭,不堪回首的日子啊!

我那时还说,如果我不是记者,才不会来这里听这种案呢,就算有人给我一百万也不要,可见我讨厌写这种大案,连一百万都可放弃,当然不可能有人给我一百万去听这个案啦,发梦随便讲的。

看了今天各报的报道,知道昨日的情况也不是我喜欢的场面,也是七早八早要到,到了还未必有得进,又得排队拿牌才有得进,外头又一大堆那些人在那边,法庭里头也挤满人,真是显,所以,真的真的庆幸我“逃过此判”!

在这个国土,如果你身是那个教的人,死也要是那个教的鬼,逃也逃不了的啦,还有,如果你为了爱,加入该教,最后万一你为了恨,想脱教,你就是“叛教”,你逃不了的,知道吗?

虽然逃过此判,但法庭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判决,总有一天轮到我的,所以,开心也现在开心就好,还是以处之泰然的心情面对吧!讲易行难?!

还有一点就是,虽然联邦法院是国家最高的法庭,其判决也是最后的,但是今时今日,那些喜欢制造案件的律师们,动不动都要求联邦法院“检讨”本身的判决的,所以,没完没了的法律,我至今还是爱不上它。

刚这样讲完,就看到加巴星的文告,竟然真的要促请法院动用九“尸”(天啊,三“尸”只有两份判词已经难啃了,如果变九“尸”,会有几“尸”会写书面判词?)去检讨这个案,都说会没完没了的啦!

Read Users' Comments (0)

六月是什么好日子?




一年的一半又快过去了,真的是时光匆匆,好恐怖!

但是六月未到,就好像每个周末都有人请喝喜酒。先在这里,祝贺六月结婚的朋友和云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前几天,小煎蛋打电话来说,云妹本周结婚了,问我要不要回去热闹热闹,而我这个不喜欢出席这些喜宴的人,颇觉犹豫,因为我们都是“一把年纪”的人,而且都还是“单身寡人”,难免周围“关心”这把年纪还无人问津的人多得是,所以,能免则免,大多数都是礼到人不到,少数会礼到人也到。

以前较多机会给人这样问,我在想,如果我答说,“我离婚了”,问的人会怎样?因为那些人会觉得不结婚的人不正常,但离婚的人就没什么,他她们不怕万一被问的人真的是离婚了怎么办?

那些人只会认为你不结婚是因为眼角长在额头,太挑剔,难道真的为了结婚就“求求其其”(随随便便)找人结吗?最后才来个“性格不合”而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还是如在法庭所见的那些“冤家”,不知他们当初如何相爱,最后搞到像仇人在庭上争孩子,可怜的孩子,还记得一个老法官说,每当他问孩子较想跟谁时,孩子会问他:“伯仄,你可以让我的爸爸妈妈和好吗?我希望能够跟两个人在一起。”让他为难。果然是清官难审家庭事,但最后还得审。

理性的人不是这样的,那些感情用事的人才会“人结我也结,人结我不结就落单,好可怜哦!”拜托,结了才后悔的人才可怜哪!

在此之前,一法律同学也寄来请柬,她是六月十六日请“喝酒”,我当时答应有七十巴仙的机率出席,因为另有三十巴仙是“未可预见的理由”,哈!

过后,新闻训练班的一个同学也来电说,他六月二日要请我“喝酒”,这个我就说不去了,因为我这个“自闭者”已很久没跟他们联络了,同期的人,不是早离开这个领域,就是事业有成,所以觉得跟他们有“代沟”。

前几天,另一个法律同学也来电问地址要寄请柬来,他说新娘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女朋友,我很惊奇他与她会分,因为他说她不想嫁来这里,要在她的东马,所以,就这样。

我于是怀疑,为何他那么快找到新的伴侣,当然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因为这个年代,还来爱情长跑咩,我也不是老古董啦,只是希望他不是因为一时的冲动,才结的婚咯。

至于他几时请“喝酒”,我未知确实的日期咯,不过相信都是近期啦!

所以,每个人都是各有所求的,想法不一致,选择也在个人。

六月除了忙考虑要不要去“喝酒”,还要忙考试咧,就是考中医食疗咯,十七日要考煮食,二十四日是考选择题,还有,六月又要上报馆的经济课和中文用语课,好像没一个周末是得空的,而我一时口快快,又拉拉声答应巴旯猪婆去河内玩六天五夜,九号去,你说不忙吗?

玩回来的那个星期,拜六有喜宴,礼拜有考煮食,之后的一个礼拜就考选择题,真的想到就喘不过气来了。想在考试前请两天假恶补和临时抱佛脚一下的,却也太多人已请而泡汤啦!

Read Users' Comments (0)

人与人之间


星期一 5月28日




今天的法庭表面是很“平静”,因为只有我和SB两个“老不死”,这是我开玩笑的说我们两人那么久都“原地踏步”,还在法庭“徘徊”所得来的娱己称呼,当然我不及SB久,但她算成功,有联络网,我呢?我说我只有“蜘蛛网”啦。

今天YP没来,因此觉得有点冷清,加上早上天空下着雨,还有,没有“东方仪”在,更加无聊。

记得以前我们都习惯三人行,而这三人,只有我们两个“老不死”还算是长久跑法庭的人,CP报就较常有不同的人,往往她们会换新的人加入,我们又得重新熟悉新来的客人,有时会很显,因为大家不大认识,而且我们都是“先冷后热”的人,开始都是冷淡对之,渐熟悉后才开始有朋友的感觉。

后来加入“东方仪”,开始我们不认识她,也冷淡待之,现在大家熟悉了,好像如果她一天没来,我们都很“失落”似的,所以是“东方仪”的成功吧!不知她有什么感想,是我们太幼稚吧?有时自我俭讨,会不会是我们“困”在一个地方太久,有点“自闭”所致吧!所以一有新的客人加入,就不大习惯,当习惯了她们,她们却又悄然离开这个“司法界”。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需要时间的适应和认识,但有些人,只不过是你人生中的过客,因为久而久之,大家没有主动互相联系,就变得有点陌生,最后就只有变成“点头之交”了。

Read Users' Comments (0)

周末黄昏忧郁症


星期天 5月27日


以前我以为只有我有这种“周末黄昏忧郁症”,后来发现也有朋友同样有这种每到星期天的傍晚,就很KEK心。


源从小学开始,每到星期天的傍晚时分,总是很KEK心 ,因为隔天又要上学了,长大了,同样是因为隔天要工作,还是会KEK心。


和朋友聊天聊起时,才知道我们虽然当时还没认识,年代也不同,但却有同样的心理,真好笑。


小时候在外婆家,周末的时候,家里总是很热闹,一到傍晚,总会“曲终人散”的时候,因为在吉隆坡工作的阿姨舅舅们又要回吉隆坡了,家里又变得冷清了,这种失落感就这样来的。

而我则是因为从小习惯在外婆家,但上小学时,要回妈妈家,所以心情更是忧郁加低落呢!


每次放假的第一天,总会未发生先担忧,发梦隔天又开学了。

现在工作了,虽然家里没有一下人多一下人少,但有时这种心情还是有的,所以星期天的傍晚最好呆在家。


但后来我发现,其实我是每天工作天的傍晚,还未知隔天去什么工或者知道去什么工后,更加忧郁,未知先担忧,知后如果觉得可以应付的工,还放下一点心,如果是难的工,或者太早太远的工,忧郁就继续。

都工作那么多年了,还是有这么不安定的心,忧郁成了压力,真是显。


就如星期一,我肯定是去法庭的,如果没有大案或者不好的事,心还可安定,但是现在新法庭是个多事之地,我想安心不理,但别人不安心,我也被迫不能安心。


记得,我不能讨厌或者害怕什么事,不然这些事就来了, 惨啦,我的大彩还没对,很害怕会中咧,不知怎样偷偷模模好?!


Read Users' Comments (0)

上网的确会令人废寐忘食啊!


星期六与星期日之间

星期五一可以上网后,回到家没马上洗澡,就坐在电脑前,洗完澡后,也没立刻洗衣,留隔天才洗。

电视只听没看,没上过网咩?的确在自家没上过网,之前上网都是在公司,不然就去表弟家,时间都是有限的,不好玩。

结果昨晚弄到星期六凌晨五点多,八点多起身禁止自己开电脑,先扫地抹地才开,不然又沉迷下去了,其实只是弄些照片而已,也花了不少时间呢!

一把年纪还不早睡,真的是样残啦!星期日上课肯定一如往常,打哈欠的啦!

Read Users' Comments (0)

我终于成了“网中人”




星期五 5月25日

回到家,终于可以上网了,考虑了很久才申请的,上周五等到今天,终于可以在家里上上网,下下戏,哈!不过电脑就会很忙了,电视也忙,真的是一只眼在电视,一只眼在电脑,满脑副射。

从以前不知道可以开个邮址,朋友帮开,还很奇怪,虽然现在还是电脑白痴,但电脑化的时代,连阿伯和“阿猪妈”都知道上网啦!

只是每个月又要多一笔开销咯,本来要取消“阿死特罗”的,但每天一回家就开电视给它有声音,而且有些节目可以听听,当然都是连续集和娱兴节目,至于新闻就少听啦,不喜欢,一个从事新闻事业的人不听新闻,所以成了井底之蛙咯!

不过讲真的,不是很喜欢新闻,因为来来去去都是某某部长讲某某话,这个党那个党在干什么,不然就是骂来骂去,不负责任,再不然就是社会新闻悲剧,看到就显,那个国事、家事、事事关心的人,肯定不是在下。

有句话说no man is an island,没有人是孤岛吧?但有时宁愿是座孤岛,不想看不好的事听不好的话,更不想见讨厌的人,所以是个有“潜质”做独孤老妪的人啦!

明天要试煮老师给的考题-“牛膝杜仲汤”,已叫了BB上来做我的头啖汤的试验者,但愿成功!

Read Users' Comments (0)

忙“盲”的一天以及不要“屈”我




星期五 5月25日

有时真的不想讲太多讨厌的事,因为越讲它就越会发生,有时想乘机在这里讲对一些人的不满,但这里并不是绝对保密的地方,怕不小心“外泄消息”,得罪人也不好,所以,只有传统的写日记法才较安全,因为可收在自己锁紧的抽屉,不爽时,可以撕烂它,之前在自家电脑写过,但过后删除了,也一了百了,这个布落格,其实也是可以删除的,但目前还没有想到要删除它。

今天又是不好过的一天,到法庭正常的程序是查案找案写,但今天却因为西报报道法庭这里有问题,那里有问题,中文报就“惊惊青青”,结果一整个上午就找哪里有文件湿,哪里有粪水漏,真的是法庭那么大,世界第二大的咧,走来走去像迷宫,如果不是现在那些电子门未操作,你以为我们可以这里钻那里钻咩?

还有另一件令我不甘愿的事,就是回到公司,看到那个不是直接管但又爱管的DST,把两篇曾是我写的新闻贴我桌子,要我留意一个字,就是不要再把“已”经的“已”打成“巳”,妈的,问题是我根本不会打后面那个“巳”字,也不会读,现在会打是问同事才打出来的,因为我打五笔,要打“已”经的“已”只需打四个n,如果要打那个“巳”,就得打nng,后来我发现是改稿的一个主任有时把“已”字改成“巳”的,因为我有去向那位比较好的改稿主任证实,原来他也是打五笔,他打“已”时,不是打四个n,而是打nng,结果出来的是自己的“己”和“巳”,所以其实源头是他,但那个DST假厉害,以为发现到我有错,很自以为是的贴那两篇文章给我,还写上他的丑字,他的字真的很丑,比我用左手写的字更不堪入目,小学生的字美过他,不知他以前写生字是不是都是拿丁减(D-)或者E呢?!

不过我没有向他说,不想跟他讲话,只要改稿那个主任认同是他打时弄错,以后不要再有人这样“屈”(冤枉)我就好。

我个人认为,有时那些人找不到你的错,就故意找些不是你错,硬讲是你错的东西“屈”你,真的是乌龟王八蛋顶他的死人头。今天发泄到此。明日又是好假日!

Read Users' Comments (0)

倒霉的一天




5月23日 星期三

以前写作文时,老师出题我最倒霉的一天,同学们总是写妈妈不在家,结果发生怎样的狼狈状况,就把它当成倒霉的一天,但是现实总是比较残酷的,出来工作后,倒霉的岂只一天而已,应该说久不久就会有倒霉的一天上演呢!

今天就是每个法庭记者倒霉的一天咯,一大早,心神不宁,抵达法庭,又收到新法庭有事发生的坏消息,这次是底层咖啡厅水管爆裂淹水啊!

幸好地庭同事在那里吃早餐,成为“案发现场的目击证人”,我们这些后来闻风而至的人,也看到水淹满地以及清洁工人的扫水行动,还看到保安人员与摄影记者起冲突的事,那个保安人员还骂记者没教养,真是好像拍他家似的!真担心他的一举一动被拍上报上电视后,他的饭碗若不保,会否迁怒记者呢?是想太多太远吗?

还好主文是同事写,我从旁协助写几个律师谈话,不然我真不会表达这种狼狈情况,写出来的文看之无味,弃之也不可惜。

又看到另外同事写某个控股又要将售地事件带上法庭,今天忙写淹水事,还写一宗私人起诉私人诽谤的案,明后两天又有这些无聊人“耍法”,真的是讨厌,为何华人之间总有那么多恩怨?解决不了为何总要麻烦到我?唉!

Read Users' Comments (0)

老天保祐,讨厌的事要远离我!




星期二 5月22日

不知是自己个人这样不好运还是也有人也是这样的?

有几回发现,越讨厌的事就越要面对,如之前,一看到隔天的工,不是太早,就是远到不知在那个角落地点,就担心不知会否中我去,其实那些工有些是不重要的,但当时不会派遣的猪头,什么垃圾都要,因此不得不担忧,偏偏,晚上问工,就中那个工,所以真的是不得不信邪,越讨厌事,就越跟着你,这真的是不好的经验。

然后,越讨厌的人,就偏偏会在你周围,就如上个星期天的食疗课程,老师让班长为我们分组煮药膳要考试,结果我与本来同一组的两个朋友“分开”了,本来与另外的人同组应该没什么问题,大家都相当认识了,但是班上有一个令我和朋友讨厌的男生,虽然我们没有直接与他有交情,但在班上时,听到他的声音就很反感,有时他的意见也令人讨厌。

我和朋友都希望不要和他同组,偏偏老天要玩我,看着他把他的臭名写在我那组时,我真的当场悲从衷来,眼湿湿,心不爽,老师看到我这个猫样,以为我与两个朋友分开,不会煮所致,结果老师说他会看谁可以跟我换,找了一个他相熟的中医师与我调组,老师真好,果然是个慈祥的博士老师。

如果越讨厌越面对,那我是否要讨厌中大彩?因为怕这期的一千六百万令吉太多,如果我中了,不知怎样办,要偷偷模模?又担心钱太多进银行,银行有内奸,又或者太多人知道,人身不安全?要给家人,又怕这怕那?哈,如果越讨厌越靠近,那我就讨厌中那个大奖吧!

Read Users' Comments (0)

无题







5月18日 星期五

难得今天有个11点的工,左盼右盼,久久才盼到一天会有这个时间的工,晚上知道隔天可以不用七早八早塞出门,心情也特别好,不像每次都是八九点的工,一想到就忧郁症,所以情绪影响一个人的健康就是这样来的咯!时喜时忧!

最讨厌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的了,驾车时阳光直射进车,不是大镜上方就是左窗方向,没在这个时间塞出门的人不懂我在讲什么,或者他们的车墨镜素质好,没感觉,哈!

今天的采访节目看到教我中医食疗的老师,难得在上课之外的时间看到老师,今天的工也是简单的,千万不要越简单越危险就好,有时真的怕会有这种事发生的咧!

这个周末没有机会呆在家看看剧抹抹地,因为周六要回公司上经济课,虽然是自动报名,但如果不参加课程,会有人讲不长进啦,看来是为了不给人讲不长进而上课而不是为自己好而上课咯?

礼拜是自己长进去上中医食疗课咯,但是上来上去也没什么煮,真的是只会理论不会实践的东西,只是近来去书店,看到这类书,就买回家摆,选几个简单的汤或糖水类来煮,较复杂的就看过算咯。

所以,老师之前一直要我们学煮擂茶,没有一组人动手做,结果老师到今天也没有吃到我们煮的擂茶,今天老师讲得空介绍我们去SS2那间有得吃有机擂茶的店,原来老师也有去那间,那就是本人常去吃的地方嘛!

愿今天又是顺利平安度过,今天朋友拿MODEMN来,自己装,以后要做“网中人”了,但愿不要多多问题啦!

Read Users' Comments (0)

浪费时间在塞车是“生命”的一部份


5月17日 星期四

今天又是要在最塞车时间出发往最超级塞车的地点工作,九点十五分的工,肯定要八点出门的啦,为了安全起见,七点四十五分就出,结果九点十六分才到,可以说幸好吗?节目未开始,十点才正式开始,唉!索性讲十点不是好咯,可以避一下塞车。

最讨厌武吉免登那带的了,一天好像没有一刻是不塞的咧,而且是塞到不动那种,不明白那些人办活动干吗要选在塞车黄金地点的酒店,也不明白他们为何要选在塞车高峰时间开始,真是讨厌死了。

其实讲太多已麻木,住在城市的人都是这样的吧,塞下塞下就惯了。但就是讨厌,一大早未开始工作,就给塞车搞到精疲力倦,节目开始后,又不懂那些人讲什么,虽然今天是去“傻子医生”的工,他讲他心情好,讲话特别多,还说他姓林,部门两个助手叫哈林,所以人家有时叫他们“哈哈林”,但这些笑话没有写出来喔,因为“一家亲”同行讲不写就不写咯,希望没被出卖。

其实今天样算是“轻松”的了,但就是无形的累,只是在酒店吃了几口蛮好吃的点心,之后到现在没再吃东西,等下放工或许去吃顿有机擂茶吧!看心情啦。

Read Users' Comments (0)

五月天


星期三 5月16日

今天是教师节,不知为何,从读书的年代,就会记得这个日子,那天有同事问我教师节是几号,我也很顺口答了五月十六日。

五月除了有教师节,还有母亲节。六月又是“阿公”生日,阿爸生日及父亲节。

上周六是母亲节,不孝的我没有表示,之前小坏蛋在爸妈去旅行前,就买了球鞋给妈妈,让她可以轻松爬黄山,那双鞋蛮贵的,约两百多令吉,小坏蛋是大股东,我与BIG只是小股东,只付五十,哈,我们都很喜欢那双鞋,粉红紫色的,一试穿,轻如燕,哈,夸张吗?

本来小坏蛋说不美,不认同,我和BIG都说很美很舒服,结果小坏蛋最后又受我们影响,认定那双鞋了。

在母亲节当天,不知她们又有什么心意?幸好爸妈有小坏蛋和小煎蛋,还有已嫁的BIG及乘龙快婿的“占兄”,现在还有三个小顽皮,是含饴弄孙的欢乐时光了,而我这个“独孤村老妪”,少回家,他们也看淡了。

有时小坏蛋和小煎蛋在我心情低落,有想辞工归故里的念头时,都会说,“回来吧!我们三个老女人一起相依为命吧!”就觉得很温馨。但是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真的是这样吗?

不过,我有时会说,每次都是我主动找她们,她们没主动找过我的,还有她们来KL,就只会去BIG家的路,我的家的路教了几次,她们都说难记,就如我回家时,讲了几次也不会,但现在以图记起路线,知道回家的路了。其实一切在于有心学啦,不然我们这些公路白痴真的是给人骂。

Read Users' Comments (0)

吃是唯一的安慰

5月10日 星期四

这个星期真的是劳碌命,原本不喜欢去“屎忽宫”的,因为嫌它千里迢迢,塞车就用一个小时半才到达,不塞也要一个钟,所幸有案才去,而这个星期,我们就去新的法庭大厦,自从它启用后,我更不喜欢,虽然很近车程,不塞车我可以十五到二十分钟到,塞车就半小时以上吧。

更甚的是,大厦大到走了两个小时,还没查完要查的案件,一大早就“身水身汗”,往好的方面想,就是“很好啦,可以运动运动,对平时没运动的我来说,好事来的。”

但是,这个被指世界第二大的法庭,一开始操作就问题多多,首个星期不是我跑,主管有另派人去“巡视工程”,结果巡视的人发现太多缺陷和破洞,报章就大篇幅报导,这个星期我跑,主管就没另派人,但是法庭依然问题多多,不是停电就是没冷气,天啊,除了写法庭案,还要“兼顾”这些锁碎事件,真是“O屎”都不得闲啊!而其他报还不死心,时不时有人拍拍照抄抄料。

还有,法庭分左右翼,而且路途很“遥远”,真的是越走越累,有时电梯太多人,一早就爬楼梯,但是它的楼梯级好大咧,我从我家爬12楼也没爬这里的5楼那么气喘如牛啦!

跟其他同行的他报友人说,跑这里真的很痛苦,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这里靠近SEGAMBUT和怡保路,对这带较熟悉的“东方仪”很好,还上网找“吃点”,让我们“老怀告慰”,最期待的就是跑这里的午餐时间,我们轮流驾车去找吃。

第一天,在比较繁忙的午餐时间,去斯里哈达玛斯转一轮,没停车位,结果去那边唯一一间购物中心吃香港茶餐室的东西,这天吃的“麻麻地”,第二天,我们也是去斯里哈达玛斯,但是花较贵的停车费,吃韩国餐,这里的韩国餐也不如安邦的韩国村,但是有得吃就知足一点啦。

第三天,我们去吃SEGAMBUT的河婆园的擂茶,这是最满意的一餐,结果我不但吃午餐,还“打包买”晩餐,结果我这天吃了两餐的擂茶,哈,其实前天的晩餐我也在放工后去PJ吃有机擂茶,所以可以说是一连三顿擂茶咯。

第四天,我们也是去SEGAMBUT吃,这天吃的是海鲜面,不错,今天我吃的是东炎汤的,下次再去我要吃清汤的,因为比较好吃。

这些“吃点”距离法庭都相当近,我们吃东西不慢,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就回归法庭,但要呆到下午,觉得时间很漫长,有人想找比较远的地方“消磨时间”呢!但这些近地方,我还是不大认得路,如果没有“东方仪”,真的是不知怎么去,哈!

第五天吃什么?这是跑这里的唯一期待,但要确保当天的案件不是很赶或者审讯太久的,否则就让我们没有“木”,失去享受午餐的时光了,到时只能去法庭大厦楼下B1吃那些不好吃,又不便宜的马来餐或印度饼了,这些没营养的东西,我还是自己带面包去吃罢啦!

谈到这个新法庭,我们今天说,惨了,以后要在这里度过,真是痛苦啊,甚至有人讲,以后如果她退休,不要约她来这里见啊,这表示,万一以后我们没有在这行,或者不在这里出入,可以不来就不来了!不像一个视法庭生涯如他的人生最得意的“旅程”的“肥地”,时不时都要出现法庭,时不时都要讲他咸丰年的得意杰作和故事,我有些故事听了N次了,他还洋洋得意。

现在他退休了,仍心系法庭,在大钟楼时,一个星期总要去“报到”一次,我不想“应酬”他,开始时,我还有和他说笑,讲些韩剧,他频频来后,我对他有点反感,不理他了。

但他还是跟其他同行有话讲,其实人家也是有点懒的应酬他的,只是他是长辈,只有我这个目无尊长的人才会这种态度。我求神拜佛他不要再来新法庭“吵”我啊!

之前他也去过“屎忽宫”,而且是在有案很赶的时刻,看到他我就很压力,因为他以前是我的阿头,我不想理他,他又要跟我讲话,结果我泪洒当场,吓到他,哈!我只是情绪发泄,有案压力大,刚好有人惹我,他就倒霉咯,现在想起也觉得搞笑,那时去年或前年的事了啦!

突然又比较想去“屎忽宫”了,下星期一可以“如愿以偿”。

Read Users' Comments (0)

凤凰古城



精彩的世界就在外面,偶尔出去走走,外面总有着永远看不完的世界,当你还能够看还能够到处走的时候,的确是幸福的。



凤凰古镇,这个位于湖南省的小县城,未到此,孤陋寡文的我不知道文学家沈从文和著名画家黄永玉的家乡就在这个美丽的凤凰,(应该说我是第一次听到他们的大名,只是不好意思说。)还有我也不知熊希龄是民国首个民选总理。对我来讲,行万里路,的确胜过读万卷书。

但这时不会有人笑你寡闻的,因为走离自己的世界以外,个个都是“刘姥姥”,样样东西都新鲜,什么景色都很美,眼睛看不够,还要把这些景色尽收相机里,因为真的景色带不走,脑海又记不完所有美景到永远,只有将它化成照片带回家,偶尔拿出来回味一番。



凤凰的夜晚和早晨都有不同景观,夜暮低垂时,沱江上映着的,是对岸吊脚楼挂着红灯笼的点点倒影,以及游人在沱江上放的点点河灯。而白天,凤凰沱江边更是忙录,人们都在沱江边洗衣洗菜,(还有洗拖巴呢),一天的劳作就这样开始了,而身为旁观者的旅人,走在忙录人群的背后,清闲又自在。

当回到现实后,就只能像这样,当作自己坐在窗前,望着窗外不同的世界。

Read Users' Comments (0)

又是车位的烦恼

星期一 5月7日
今天正式去那新操作的大使路法庭大厦,一抵达路口罢了,就觉得夸张到无话可说,因为有一千个停车位,车却多到排到出入口的两旁,而且停车场内也很乱水,通道也被自动成了停车位。

之前大法官巡视时,有说公众的一千车位不够,甚至里面官员的也不够,但是我们从高处望向里面,有很多法庭职员的空位喔,又不舍得给我们,之前法官公开说后,那个管工程的“傻米”竟然说:“法庭不是人人去的地方,一千个位是足够的。”所以讲,傻米果然是傻的,他没去过法庭,就算去他也是进VIP,所以不知人民苦。

的确,法庭不是人人去,但有77间法庭,有多少职员?多少律师?多少主控官?多少记者?多少家属?一个庭给他十宗案,控辩双方已有两名以上的人,家属咧?唉,讲这些,那些傻人是不了解的。

反而十点后,车渐走才见空,但如果八点多九点到,慢慢挤和靠运气啦,但有案要采访,就显咯,除非八点到吧,可能有咯。

终于黑暗中见到一道暑光,经过西报马来报跟那个首席主簿官的大力争取后,(同类人讲话比较有力,所以让他们去争取),终于记者可拿到车贴进法庭范围的停车场,但西报一家拿比较多张,中文报就只两张,而我们有三个人跑,就轮流拿车贴咯,好过跟人在外面争车位。

Read Users' Comments (0)

怀念旅行的日子
















5月4日,星期五放工时间了

年轻时很有旅行计划,还来个什么T计划,即TRAVEL的意思啦!结果钱赚的不多,的确是“散尽我财”,每年旅行一次,可是近来老了,计划少了,而且身体虚弱,一冷就变“梅花鹿”,真的是有事不做,拿苦来辛。

最喜欢1998年的啦,因为去了世界上最美的山-黄山和最美的水-九寨沟两地,因为人家讲,黄山归来不看山,九寨归来不看水了吗!

想想已经是九年前的事了咧,真的是时光匆匆咧!现在旅游的朋友好像少了,不然就是大家所去的地方不一致了,加上没有足够“阿堵物”-钱咯!老来方恨钱不够。所以整天希望中大彩咯,但十个平凡人当中,九个包括我是有这个愿望的喔,所以老天爷不得空睬我咯,我又没集很多福。但是这个心愿还是一直存在的哦,莫怪我幼稚啦。

今天上了几张图片,那张九寨沟不是我拍的,因为当年未有数码相机,是从网上“偷”来的,但是那张“躲在眶眶的OPERA HOUSE”就是我2005年在澳洲拍的咯,我自以为很了不起,会拍这样的照片,哈!

之前去过的湘西古镇,我也自认拍到很美,但照片没存在这里,上不到给人分享啦!以后有机会的。

好也!又到了周末一条龙的日子了,明天约了朋友去看蜘蛛侠3,哈哈!但想到周一不知要去“屎忽宫”还是“破相多多的大使路法庭”就先烦了,ANYONG!

Read Users'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