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过日子

怎样的日子才算写意?怎样才能够写意过日子?

有钱?不用工作?这两个条件,向来都是个人“奢望”的。

有钱人,未必写意,因为有钱就有欲望,享受也可以变成奢华

不用工作,可能未必写意,因为有人嫌闷,有人认为没有收入,很惨。

退休的生活写意吗?虽然常和友人说,如果现在就退休就好啦,可以写意过日子,也有朋友趁现在赚多多钱,因为就是要提早退休,享受人生。

有人认为退休会是失落的开始,因为好像顿时失去“依靠”,突然觉得社会不需要你,感觉好像就在算日子。

还有,钱有谁会觉得赚够的,赚到来,人已老矣!

大家都对,大家都没有错,因为大家的看法不同而已。

什么是写意人生?写写你人生的意愿?写出你对生活的意思?

也许这也是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因为人们总不认为自己过得写意,就算是轻松的工作,也觉得轻松到闷,困难的工作,觉得痛苦难熬,呆板纳闷的工作,就那样一天过一天。

个人想过的写意日子,就是可以不工作,也不愁吃不愁喝不愁穿不愁没钱用,得空喝下茶走下街看下戏读下书旅下行。(请不要再讲嫁个有钱人这种老套办法!)

写意过日子,或许可以很简单,但总想得太复杂

Read Users' Comments (0)

不要想太多

有时人还是不要想太多比较好,不然越想越多,越想越烦,越想越累!

人活在不同的圈子里,就要面对不同的人和事,有时没有想到别人怎样看你,还自在些,如果想别人会否因为这样而那样待你,反而

有时也不需去计较那些看似成人但却还有幼稚心态人们的行为和举止,因为自己可能也曾经那样过。

有时不要太敏感,虽然知道有些人很莫名其妙,明明无需鬼崇的事,却还要怕死给人知,还要假假兜个圈子,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其实盲的也知道啦,就如看到狗猫的尾巴在动,就知道它们想干吗,所以何必烂神秘,想到都觉得好笑。

有时觉得一些人对一些观点也太肤浅,就如一部叫《现代美女》的中偶剧,剧中的所谓美女,肤浅幼稚可笑,而世上也有那种爱上这种所谓美女的男人,也是自讨苦吃。

人生,还是不要想太多啦,否则只有庸人自扰!

Read Users' Comments (0)

喜欢住家饭

喜欢吃住家饭,尤其是不用自己煮的住家饭,就算只有一道菜或一碗汤,也吃得津津有味。

在外面喜欢吃韩国餐,因为喜欢看到满桌的小菜,住家饭如果也摆满一桌,通常都是团圆饭和大日子。

但是就算只有一两道菜的住家饭,就是有那么样的温馨感觉。

自己煮的住家饭,因为功夫不到家,所以少了一点味道,也因此只敢给自己吃。

早期搬进这里,认识的左邻右里偶尔互相邀请吃晚餐,本周去A家吃,下周去B家吃,但因为跟这些左邻和右里的时间不是很配到,所以自己渐渐就像住进独孤村,因为大家知道本人的作息时间比较早,之前的工作有时五点可以准时放工,所以吃饭时间也是在五点半六点,不会迟过八点,其他人都是较忙碌的,有时晚餐时间是晚上九点。现在更不用说了,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左邻右里了。

有时老朋友QL会心血来潮,邀本人去她家吃餐家常便饭,那时就是本人当天最期待的一餐,不是因为有山珍海味,就只因为有餐温馨的住家饭吃

老朋友偶尔煮海南鸡饭,本人最喜欢她的自制辣椒,就算鸡饭不要鸡,只要鸡饭和辣椒,也可以吃两碗。因为在外面吃鸡饭,如果跟老板说要鸡饭不要鸡,人家一定讲你傻的。

今天老朋友煮意粉,觉得很好吃,她说煮法很简单,本人也觉得应该不难,只是煮出来的水准也是只敢自己吃。

这个星期本人也很“住家”,因为自带午餐去公司吃,虽然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但也让自己晚上很忙,因为晚上睡前准备材料,汤料就放电子沙煲到隔天,饭就隔天早上起来时蒸,反正五点半起床,除了洗刷和上网,蒸饭时间不需太长。

前天带饭去到公司,觉得冷了不好吃,只有汤因为放在保温瓶,所以还有热汤可喝,结果昨天放工后,突然转去“假死狗”,只为了买一个可以装饭的保温罐,结果有买到,但是价格是129令吉,L字头牌的那种,还问收银员,会否明天这个东西会促销减价,如果是,会暗槌。

自己煮的东西不多样化,认为自己会是五分钟热度的人,煮来煮去都是那几味,所以要老朋友想些简单的便当餐,得空试验后,教教本人,虽然本人有时会很懒。

突然在想,如果自己会包寿司就好咯!

Read Users' Comments (2)

叹息的习惯


叹息的习惯,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养成”的,也忘记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比较少有叹息的习惯。

也许叹息,只是在时不时突然而发,并不是少有,而是叹息了却不自觉而已

随着这长长的一声叹息,似乎可以把藏在心中的闷气、郁闷、烦躁、不满,甚至疲劳的感觉,全都疏通而去。

好像听过有人说,叹一次息,会短命两秒还是两分钟,但是虽然是个怕死的人,但还是依然在该叹息的时候叹息,管它短命几年。

最近发现最常叹息的时候,就是在工作当“机器人”的时候,虽然在一个月,会有两至三天必需做这种机器人的工作,但是在一整天重复那种机械式的无奈工作,总有几次长长的叹息。

因为郁闷,郁闷为何要有这种工作,郁闷为何好像一个人在“孤军作战”,郁闷为何还要面对好像在赶新闻的心情,郁闷这就是工作,不能够说不想做,郁闷如果讲太多,会让人为难,郁闷不论做什么工作,都会有忧郁的时刻。

叹息,想起中学一个英文老师,每次在教完一阵书,总会长长的叹一声息,她的这声长长的叹息声,让人觉得很无奈,结果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己,竟然也跟着她长叹一声,那时刻,全班鸦雀无声,好像替自己担心,老师会骂这个有样学样的学生,但是,没有,只是从此以后,老师不再长叹。

结果,这声长长的叹息声,就“报应”在这个模仿老师叹息的学生身上,从此以后,和长叹没有断过,甚至延续到现在。

叹息里存在的郁闷和无奈,就像人生路上,常在面对不想做的事,不想过的活那样,就是要一直跟着你一辈子!

Read Users' Comments (3)

美丽的假象

很多时候,人们总以为自己待人很不错,但在别人眼中,那只是理所当然。

人们往往最会自我麻醉,以为自己做得不错了,当发觉人们不领情,只有说无愧于心就好。

很多时候,人们总喜欢答应说怎样怎样,可是转个头后,又忘得一干二净,可以给他们一个借口,就是贵人事忙。

就如长辈常向孩子承诺,如果乖的话,就买东西给你,过后没有遵守承诺,孩子或者可以“探”,但已不是孩子的人,会认为你“下巴轻轻”,信口开河

很多时候,人们总是满口的真理和道理,但是往往就只是“说话的巨人,行动的侏儒”。

有些人,就是很会说教讲道理,可能这样,以为他们行为举止也很有“道理”,当发现原来不是那样,彻底失望,不再相信人说的道理。

很多时候,人们知道这样不是很对,但是偏偏知易行难

很多时候,人们发现,一切以为是美丽的人和事,原来只是一个美丽的假象

Read Users' Comments (1)人言吾语

鬼片的乐趣

不是每个看戏的KAKI都敢看鬼片,并认为看鬼戏是看了让自己怕,何苦咧?!

所以,零零壹只有两个看鬼戏的KAKI,一个是以前公司楼上现在住处楼下的S,但她的休假和周末休假的零零壹不同,所以,以前是零零壹在普通上班日子要“逃避现实”时拿假,刚好碰到她休息,大家就刚刚和巧巧可以结伴看鬼戏去。

不过自从零零壹换到假少钱不多的工作后,已经没有假期配合了,而且现在觉得看不是那么想看,网上又有得盗录的戏,花钱去看很不抵。

另个“鬼友”就是被动被发的CY,有时笑想,和此人的友情是建立在鬼片上鬼片出友情在,没鬼片没友情!哈哈!

近来我们都没有友情可言了,也是因为换工作后,没有再和CY看鬼戏联友情,当然除了鬼戏,偶尔也会看其他戏,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各自找另外的友人看。

其实看鬼片,通常都是被音响或者其他大惊小怪的婆娘们的喊叫声吓到的,因为看惯鬼片,有时猜到鬼几时出来吓人,或者下一秒肯定有东西弹出来吓人,结果每次在那“紧要关头”零零壹都会眼睛看,耳朵掩,因为没吓人的声音,看就没那么害怕;而友人的绝招才搞笑,看到恐怖之处,合眼假睡,他说他在享受音响。

“纵横”鬼片多年,觉得:

韩国鬼片,先吓你一轮,最后才告诉你故事的来龙去脉,原来鬼不是无端端找人的,是有“因果”的。

日本鬼片,有时真的只是一种“咒怨”,没有理由。

外国鬼片,有时精彩有时不知所谓。

香港鬼片,很多时候都是“揾笨”的。目前为止,只认为《见鬼》才是鬼片!

泰国鬼片,一般上比较吓人,因为很多据说都是真实故事改编,只是有一部忘记什么戏名,全部人抬头望天花板,然后装成很吓人的表情,有几个人轮流这样看,结果最后是什么,看戏的人好像没看到,莫名其妙啊!

N年前和S去看两部电影,一部在新戏院,一部在旧戏院,(这样才配合到时间),结果第一场的戏院放错一部泰国鬼片,没有前半部的,大家看到莫名其妙,因为觉得这部“预告片”太长了,不过很好看,只是后来没有看过戏院有上映,也不知戏名,哈哈!

现在零零壹只有那些非常想看以及必须在戏院看才爽的戏才滚去戏院看,其他的有得盗就盗,但通常都是盗来囤,人家是囤粮,零零壹是囤戏,和另个也爱囤戏的L都以为老了会有很多戏看,其实戏不断出,囤多以后可能没有看的“木”呢!

通常都是把电脑没空间收,又来不及看的连续剧或好像好看的电影囤起来,只是囤的电影,往往没有去拿来看咯。所以电影还是去戏院看好!

最后,想看鬼片但又怕的人,看鬼戏不怕的绝招就是:在戏院看就掩耳靠看,再不然就把眼睛眯成一条线,在家看,就把声量调到最低,一点怕的感觉也没有呢!

Read Users' Comments (0)

渐逝的友情

和这个朋友认识,一切从一块蛋糕开始.....

这个向来给人印象“很串”的人,就在那一年,不知为何,来到木板制的公堂休息处,就那样无端端给了一块蛋糕,忘记那时是否已和她很熟了,只是记得,这块蛋糕过后,大家就非常之熟了。

熟悉过后,偶尔会问当时为何买蛋糕给人吃?她的回答就是,有得吃就吃啦,问这样多!哈!

当时的自己,刚刚踏入社会,还在过着搭巴士的岁月,没有四轮车可自驾,所以这位“蛋糕”朋友,偶尔会载去吃饭。

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友人,车里放了很多小小的公仔,她说她是以这些公仔跌不跌而考验她的驾车技术,当时觉得很搞笑,所以常见到她一得空,就把公仔一个个排好。

外表给人印象很串的人,有时原来也很搞笑。

其实很串的人,是很照顾新人的,不只当时,在后来,看到她也是一样,比一些好像不很串其实更加串的人,更有亲和力。

过后自己刚刚会驾车,但还不敢载人,所以有时出去吃饭,还是这位朋友驾车,她说:“你几时才可以载我?”本人好像答说三年后吧?哈!

更记得有一次,和这位朋友及其他同行去“白吃白喝的夜晚”回家,因为担心路痴的安全,她竟然跟着本人的车尾,至到路痴平安到家。真的是好人一个。

她也常和新人打成一片,认识她的人,无不被她搞到好气又好笑。

当年的自己,也很幼稚的想知道朋友的年龄,而这位朋友就如现在的自己一样,不想说,在一次,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看到她的身份证,但因为想“偷偷看”的心理,只看到年份,没看到生日,所以,从来不知道这位朋友的生日是几时。

她过后还煞有其事,半认真半搞笑的问:“你是不是偷看到我的年龄?”哈哈!

也许一路走来,在某个转角处,少了一些问候,大家的友情,就那样“自然”而非刻意的没以前那么“要好”了。也许她认为此人有毛有翼了,她照顾新人的任务完成。

虽然现在不至于只是点头之交的朋友,但也没有当年那种常见面吃饭的情景了。

不知这位朋友,是否记得,当年她的一块蛋糕而开始的友情。

也许,这段友情,就如那块蛋糕,开始吃那口,很不错,过后会渐渐淡忘,只是偶尔,还会想起那段渐淡的友情!

Read Users' Comments (2)

友情的考验

每个人一路走来,都会有朋友,就算是把自己封闭在斗室里,也有他自己认为是朋友的东西存在。

朋友当中,有些可以是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有些是属于一起走过同样道路的好朋友,有些吃喝玩乐都在一起的最佳损友,有者就只是点头之交,最遗憾的,就是那些生命中的过客

朋友之间的友谊,有时候很微妙,可以这分钟,两人是好朋友,下一分钟,大家似乎已是陌路人。

有人说,朋友是互相依靠,互相帮助,分享喜怒哀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也有人说,朋友只是互相利用而已,只因为大家需要朋友。

有人认为,朋友贵精不贵多,也有人比较喜欢相识满天下,走在路上,常常碰到认识的朋友。

有人觉得,虽然朋友好像很多,但是当有事时,或者想找个朋友聊天吃饭,但能够联络的朋友都无法联上,顿时觉得,原来自己并没有朋友。

对朋友的衡量,每个人又似乎抱有不同的尺度,也许你视他为好朋友,但是你在他心目中,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或者把你当知心好友的人,你却当他是根路边的草,偶尔经过才对他笑笑。

朋友之间应该没有不吵过架的,就算没吵架,也有意见不同的时候,就算谈着无关紧要的事,也会因为一句无心话而弄得大家有点敏感。

小时候最厉害的就是三个好朋友,必有两个偷偷在另一边说,“我们不要跟谁谁谁好了。”有时真的莫名其妙受到这样的对待,但是偏偏自己,有时也会如此幼稚的来个不要跟你好的游戏,但这些童年往事的友情,应该没有人不会经历过。

长大一点,也许延续着不要跟你好的游戏,只是不会“号召”朋友说不要跟你好,而是自己渐渐疏远你,因为大家的思想已经不是小时候那种单纯,而是有着一种复杂的思绪,也许这些都是考验友情的一种试金石吧?

有人认为,因一些误解而失去友谊,会很可惜,也有人认为,这份友情,我不在乎,因为人生有聚有散,缘份已尽,就此道别。

朋友之间的友情,有时的确要经过一些考验,考验过后,有些人会因此而更加友谊永固,有些人会渐行渐远,最后真的只是点头之交。

当某年某月某一日,突然想起,曾经,这个人和我是多么要好的朋友啊!为何最后大家会变成像经过的路人那样,互不理睬,但是路人,偶尔还会向你微笑啊

也许人心会随着岁月和经历而改变,当你觉得还想继续一份友情,你会自动自发继续保持联系,但是有人会认为,每次都是自己在自动,别人总是处在被动的位置,当自己懒得继续,这份原有的友情,也许就那样无疾而终

也有些一些友情,虽然比较少联络,但它似乎还在空中飘浮,只是平时没有去动,它就像泡沫般,浮沉在空气中,当有一天,再次相遇,这份像泡沫的友情,可以变成水,潺潺不息,也有些会因此而变成蒸气,就此人间蒸发

人没有不需要友情的,就如一些唱着友情的歌曲,听了总会难过和感触那样,友情歌曲,喜欢的有很多,其中两首,特别喜欢,就是后来给光良品冠唱的《朋友》,原唱者是齐奏,还有吕方的《朋友别哭》。

《朋友-齐奏》

谁能够划船不用桨
谁能够扬帆没有风向
谁能够离开好朋友
没有感伤
我可以划船不用浆
我可以扬帆没有风向
但是朋友啊
当你离我远去
我却不能不感伤

《朋友别哭-吕方》
有没有一扇窗 能让你不绝望
看一看花花世界原来象梦一场
有人哭 有人笑 有人输 有人老
到结局还不是一样

有没有一种爱 能让你不受伤
这些年堆积多少对你的知心话
什么酒醒不了 什么痛忘不掉
向前走 就不可能回头望

朋友别哭 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
朋友别哭 要相信自己的路
红尘中有太多茫然痴心的追逐
你的苦 我也有感触

朋友别哭 我一直在你心灵最深处
朋友别哭 我陪你就不孤独
人海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
这份情 请你不要不在乎

愿天下所有朋友,能够友谊永固!

Read Users' Comments (2)

继续话赤壁

如果吴宇森早一点就圆了他这个赤壁梦就好啦,那么当年中六考三国志的零零壹,不用背来背去也记不了赤壁之战,可以一面想像电影情节,一面写出赤壁之战的书中内容。(不过也有可能会越写越错乱,哈!)

当年最记得的只有桃园结义和煮酒论英雄,所以整天求神拜佛最好出煮酒论英雄,不知为何这个情节就比较好记,反而那些什么七擒七纵孟获和赤壁之战,情节好像很乱,现在真的想不起以前读的赤壁之战到底是讲什么的咧!真失败。(看了戏,顺便问朋友,得知赤壁之战是曹操失败的一役,真歹势,完全没印象读过的书,果然又是读“屎片”。)

偏偏考试就是不出煮酒论英雄,赤壁之战有没有出也忘记了,只是知道所出的题都不是有把握的那种,结果也忘记到底考到什么成绩,总之不是A啦!

如果当年就有赤壁这部电影,如果也是这些演员,他们的年龄也许就比较“符合”三国的人物了,只是也许当年他们的演技,没有今天的成熟!也许场面没有今日如此的进步和浩大,但至少故事会比较丰富,这是朋友的观点,朋友认为,因为注重场面,一直在打仗,所以没有故事。

虽然知道都是打仗,但看太多场面有血喷来喷去,就觉得很累,本来以为自己会睡着,结果是朋友睡着了。

看了赤壁,虽然高兴偶像梁朝伟的周瑜,由原本的配角,给吴导改成“主角”,但却很可怜金城武,因为本来孔明才是主角,但看了这部上半部的赤壁,觉得他只是“行行企企”,偶尔挥下他的羽绒扇,而且那幕去东吴见孙权时,他那个“拍拍身上一身的灰尘,从座位走下来拜见孙权”的样子,哎哟,有点像太监的举止。难道这是导演故意制造的“笑果”?

看阿武扮阿亮讲的一番话好像不够魄力,在旁的朋友说:“如果是梁朝伟演孔明,这幕肯定比较精彩。”(对不起,我们都中伟毒太深了。)

从头到尾,最有型的其实是曹操啦,难怪阿伟阿武和阿震(张震)在娱乐新闻台接受嘟嘟访问时说,如果给他们选,他们想演曹操。

不过,曹操有型,不知是谁演都有型,还是因为张丰毅才让曹操这么有型呢?!听到张丰毅一口中国腔,才感觉是在看中国电影。

虽然当年看书和看连续集,都喜欢赵子龙,本来知道胡军演,因为个人觉得他不帅,有点失望,不过戏又拍到他救小阿斗时,的确很精彩。

至于三国灵魂人物刘备关羽和张飞,在这里虽然不是主角,但关羽和张飞一出,感觉很三国,只可惜关公脸不够红,身材也略嫌不够“宏伟”,而张飞的出现,却是好好笑。

阿伟和阿武都是别人配音的,也许这样比较好,但那个日本中村狮童,看报纸说他是自己讲,那个咀歪歪有点不屑的甘兴,个人不是很喜欢,虽然只是配角一个。

不过,看戏习惯眼睛看字幕的人,这部赤壁竟然没有中文字幕,只有巫文和英文,可能戏院当局认为中国戏还放中文字幕干吗,但他们不懂,有时中国腔加很多四个字四个字的对白,不看字听不太懂的,就如看中国连续集,如果没有中文字幕,肯定不会买。

赤壁之战,下回分解。(这是戏完时出现的字眼。)

Read Users' Comments (0)

去赤壁打仗


虽然无法在赤壁开战就去当先锋打一场,但已经准备戏正上映的首个周末就加入赤壁之战。

虽然知道四十分钟后才见到周瑜一面,但还是充满期待。

虽然因为要考试而读过三国志,过后也追看中国的三国演义连续集,但都讲周瑜小器,结果给阿亮孔明三气就吐血瓜掉,但是阿森吴导美化阿瑜,结果阿伟说这个阿瑜很完美,跟阿森真人一样。

因为阿森看人只看到人家的优点,所以被指小器的阿瑜终于沉冤得雪,有人欣赏他的好,比如他不是仇视阿亮,而是欣赏他,而且浪漫的阿瑜娶到国色天香的小乔。(听说真正小器其实的是阿亮,哈哈!因为妒忌阿瑜,所以故意气死他。)

虽然演阿亮的阿武才是主角,但是看到海报把后来因义气演出阿瑜的阿伟排中间放第一,当正主角来拍,看到就爽,果然影帝的有情有义,连吴导阿森也喜欢。(本人先看到的是报章的海报)

虽然知道这是上半部,下半部要等明年春天才有得看,到时还要回忆这次所看的,没办法,看上必看下,可能导演怕太长,观众看得累,所以让大家休息。

可以自己想像,因为周瑜坐时光器飞到2008年,化身阿伟,和现代小乔阿玲去不丹搞人生大事,所以赤壁之战延后再打。

看到现代阿瑜,虽然四十多岁才和牵手走过十九载的阿玲办人生大事,但也为他们高兴一份,虽然他们是远在天边的明星,但也希望他们继续走过更多个十九年。

虽然之前宣传赤壁时,全部传媒没有不问阿伟,到底何时才是真正的结婚日,何地才是真正的喜事场,但阿伟左一句“吾知”(不知),右一句“还不懂”,娱记个个无法从他口里挖到料,但最后也很厉害的知道。

如果这个整天讲不知不懂的不是阿伟,而是那个越来越令人讨厌的阿华,肯定讲他巴几闭,不讲有宝咩,但因为是阿伟,不讲也认为他有理,哈哈!又是同人不同命的对待。

有“木”会再续.......

Read Users' Comments (2)

就随便吃吧

以前(现在不知还有没有)听人问:去那里吃?吃什么?答的人多是:随便

每次在吃饭的时刻,就有这样的一问一答,明明只想找口饭吃,也很烦。所以有时就随便,但随便起来,还是不懂吃什么。

那时就在想,以后要开一间吃店,就命名为“随便”,那么答随便的人,就来本店“随便”坐坐,哇哈哈!有生意头脑哦!

对了,以后如果“随便”开张,餐单预先在这里给你过过目:

招牌菜:青菜炒(福建话QIN CAI音似青菜,也是随便的意思,所以就来青菜炒一碟吧!)


招牌汤:稀淡啦(广东话XI DAN也是随便的意思,抄句饮食男女一句对白:喝汤不是喝维他命,而是喝煲汤人的心意),本店的心意,你就接受吧!因为你要随便吃随便喝嘛!


招牌面:随便面(你要什么面?意大利面?大LUK面?出前一丁?辛辣面?泡菜面?有有有,都有。)


招牌饭:随便炒饭(不要问怎样随便炒,总之本店随便炒,你就随便吃,不然如何叫“随便”?)


招牌水:“随”(音似水)一杯。


招牌果:“随”果一碟。


最后一道是招牌甜品:随便舔!


欢迎光临“随便”,以后如果吃饭时间不知吃什么,就讲一句“随便”啦!包店主客似云来,高朋满座!

如果以后有人开店用此名,表示那间店是“抄袭”本人的IDEA,因为本人应该不会开店的,只是写爽,哈哈哈哈!本人只想吃喝玩乐,这种活,不干啦!也没钱投资!

Read Users' Comments (1)人言吾语

羡慕外劳也

突然很羡慕外劳,因为他们的老板为了安置他们工作,都是租靠近工作地点的地方给他们住,所以他们走路就可以上班!

比如,从本家这座中低下层的公寓走出去,就有“老街咖啡馆”,还有“卖丁”,还有很多没有去看清楚的店。走远一点点的就有宜家、亿卡诺、特死狗。最远不就是走去乌大马咯!

曾经想过要不要去亿卡诺的大众书局问看有没有请人的,但没有,那时还没有辞职,还没有说走就走,哈!

自己发白日梦,老板一家大小来八打灵再也买新公寓买新的办公楼,(当然这是“因婆媳伯”IMPOSSIBLE的事)尤其是每次经过那座在兴建中的商业大厦,那块原本说建卡富但后来改建办公楼的地方。

PJ和KL两地不是很远,但偏偏堵塞的路程所花的时间,远过出坡。

每天早上起来在刷牙时,一定睁眼发梦,就是“何时中大彩?”可以不用做工,不用受比工作还辛苦的塞车苦!但这个梦真的是发爽的,因为最近没有机会买大彩。还发癫如果中了的话,要如何分也很烦,哈哈!

就如那部正在上映的日剧《从天而降的三亿两千万》,中了奖还要偷偷模模,想在部落和人分享又不敢,只讲有了一件让他改变的事发生,结果有人留言问什么事,他要答不答,答了不想传,又不小心按到发布的键(奇怪为何他不会删除),结果平时没人留言的布落,竟然有千多封留言,有些还有恐吓字眼,戏正ING,所以结果如何还未知数,相信应该是向大家说,与其这样不安乐的过日子,还不如当个没中奖的普通人算了吧?!哈哈!

Read Users' Comments (5)

坐吃等身肥

最近很会吃!不知几时等着坐吃身肥

昨晚约了骨头懒虫共五人,去吃她们口中的“入口即溶”的三文鱼刺身(不知是不是这样叫)。(下图)

去久违多年(感觉真多年)的谷中城,因为它未有“花园”时,本人就没再有机会去,昨天一去,从旧时熟悉的停车入口处,绕了很久,去到一个陌生的停车场,走到一个没有见过的食物天堂,猜想应该是新的“花园”美食区吧!

但是不知旧的谷中城要向左还是向右,只有问保安,哦!走下望下,有熟悉的样子了,只是有些已改头换面。

人齐后,走进很有气纷的“哟苏西”,座位感觉窄窄,可以和后面座位的人背对背。

食物相当多,价钱相当美,大家都叫一碗拉面,好好吃,觉得很“贵妇”。偶尔在回转寿司拿来几碟寿司吃,也吃了“入口即溶”的美味,之后坐久了,又叫了碟它的“同类”,但这次入口不会溶,果然还是“自然”的比较好吃一点。


大家吃完买单后,似乎不舍得就这样走掉,又去吃雪糕找借口坐下再八一八,四人吃两SCOOP RM11.90+TAX=RM12.50的雪糕,觉得很好笑,卖的人似乎很“鄙视”。

(右图:卖相不美,入口太甜,价格“不菲”的雪糕)

吃了雪糕,不知为何感觉好像有点辣,骨头说没有感觉到,过后SIM SIM加入一口吃着吃着,有同辣感,哈哈!骨头“后知后觉”,最后才说:“有咯有咯!”哈哈!又很好笑。

谈到停车费还过五分钟就加一令吉的时候,不甘愿给多一令吉的零零壹就这样和大家作鸟兽散,哈!

星期五,因为又是一个没有公共假期的月分,所以一月一年假就落在今天。

结果和老朋友去看了JOURNEY TO THE CENTRE OF THE EARTH,原来还不错,又是中午十二点前,又是旧戏院,但是六令吉,很抵!(海报很不错,放多几张)



看戏前,去音似“讲是讲非”的港式茶餐厅吃早午餐,先吃法兰西吐司,过后十一点又点OFFICE SET LUNCH,一碗榨菜肉丝米粉+鸡蛋面包+一杯咖啡,大吃鬼,面包吃两份,鸡蛋也双陪,想不胖也难!

看完戏,又去不久前发现的有机店,这里买的有机产品,都有扣十巴仙,不像某间从小小间做到大大间,但东西变小价格变贵的那间,只有菜才有扣,同一种有机蜜糖,这里有扣,那边没有扣。(哎哟,很计较的阿猪妈咧!)

还有这里傍晚七点前,都有东西吃,这里的擂茶八块半,不像某间,从八块九变九块九,后来又变十四块九,而且东西越来越少料。只是不否认那间变大的有机餐馆的擂茶汤是无人可比,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到有其他店的比那间被本人杯葛的店的擂茶好喝!

可能这间还很新,所以当一切还刚刚起步时,都很“亲民”,餐前有水果,还有一碗汤,过后自己叫的炭面,也有一碗大如拉面碗的杂菜汤,这一份有面有汤的东西也是八块半。

这间新发现的有机店,就在第二区那间斯里暹罗后面那排店,车子不多,没那么热闹,车位也多,那边同排也有一家吃客家面的,还可以。

整天吃吃喝喝,吃饱就坐,猪腩肉越变越大啊!

Read Users' Comments (2)

双熊逐惊马

(鸡窿頗七日愚乐特别报道)本土首开先河的“第一届惊马奖”相信可赢得国际关注,因为这是本土最盛大的一场盛会,比起国际其他颁奖礼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一届的“惊马奖”可谓热闹异常,尤其是入围的热门电影《后庭花儿开呀开》与《谁杀死阿蒙》,两片分别争夺“最假影片”,而两片的猪角暗花与那鸡则为争夺“淫帝”奖而展开拉锯战。

另一引人关注的则是角逐“最假新人奖”的“后进”之秀--晒裤,此君好眉好样,相信乃新一代的师奶杀手。

《后庭花儿开呀开》是《后庭花》的续集,由于前部大卖,因此有关方面如火如荼,再拍续集,以图能够与劲敌《谁杀死阿蒙》一争长短。

两片故事离奇难料,剧情可从多个角度观看,两片的故事,可以让观众看完后,有南辕北撤的观点,不同的观感正是片子让人讨论的卖点。

有人认为《后》片的猪人公是被“屈”,但也有人认为他是在唱独脚戏,因为之前含冤莫白,所以将错就错,叫人“屈”自己,然后嫁祸他人,以他人不抵他功高盖主,再次用这个信不信由你的理由“屈”他,以博得国际舆论。

至于《谁》片中则出现断断续续的情节,猪角在片中神秘得难以捉摸,不过本片还让原本寂寂无名的爬啦有幸角逐“最假男呸角”,因为他扮演的角色可以在短短一天有所变卦,是最有内心戏发挥的角色,不会演内心戏者,肯定不能得此奖。

有人说他是良心发现,也有人猜他是受威胁,最后在片中自己及家人都人间蒸发,剧情扑朔迷离,留下一条尾巴,看来拍续集的可能性很大!

其他没什么劲但也入围角逐男呸角的有怕啦,他的代表作是《江山如此多难》,里头的他优柔寡断,爱权但无力,时而令人同情,时而令人吐口水,他最后是否可以以黑马姿态赢得男呸角,让观众拭目以待!

其他角逐的对手似乎没什么看头,但也不代表没有机会,最后到底“花”落谁家?大家无不关心兼耐心等候!

由于首届角逐的片子都是“男人戏”,所以没有女主角及女配角的奖,这也是本届“惊马奖”一点点的遗憾!

老人家说演戏的傻看戏的癫,看来不假,大家都是疯子癫佬了!

“惊马奖”入围名单:

最假影片:
《后庭花儿开呀开》
《谁杀死阿蒙》
《江山如此多难》
《你起我也起》

最假男猪脚:
暗花
那鸡
拉傻
假定

最假男呸角:
爬啦
怕啦
晒迷
路人

最假新人奖:
晒裤
乌米
之占

Read Users' Comments (6)

想念白糖糕


最近一直念念不忘想吃白糖糕,但是每每看到有卖糕点的档口,趋前一看,没有!

没什么印象有常吃白糖糕,就只是有一次在茨厂街的一个档口买了一块,加上另一块黑糖糕以及黑白双合糖糕,过后就很想念,但是最近又没有机会再去茨厂街。

不久也在孟沙一个夫妻档口买过,也好吃,之后有次再去,但不见人开档,失望的在那边吃了一碗人家认为好吃,本人认为麻麻的云吞面。

想了几个星期想找个星期六,晨走过后就直趋去茨厂街,一是可以买白糖糕,二是可以去丽丰找药材猪肚汤面线来回味,以前法庭在大钟楼时,如果不懒惰,也会在烈日当空下撑伞走去吃一碗,虽然茶餐室没有冷气,又吃热藤藤的面线汤,肯定身水身汗,但就是爽!(可惜每个星期六朋友都不得空,唯有看哪一天自己心血来潮滚去坡底,一次过吃尽买尽这些想吃的。)

自从离开大钟楼,真的没有闲情再去那一带,包括也很久没有去星马“巡视业务”(看出了什么韩剧日剧咯!)

没得去茨厂街,也不想白白去到孟沙又发现没有开档,今天朋友就带去敦花园一间茶餐室,因为也有卖糕点,但今天又是让本人失望,不见白糖糕的踪影。

问卖主为何没有白糖糕,卖主说早上给一个安哥买完了!买者很失落,为何那个安哥要买那么多?不留一点给人家买?吃那么多白糖糕不好啦!尤其是有糖尿病的人!人家久久没吃,想买一块来解馋也难啊!

买不到白糖糕,只有买了没有打算买,但不想空手而归的木薯糕和煎萝卜糕,加上一个油炸的马蹄状的糕,都是没有营养但贪吃想吃的东西。

白糖糕啊白糖糕,你在何方?

Read Users' Comments (2)

乱世的假人

两条“鳄”鱼斗生斗死,大家都有“腥臭闻”,看谁的较“割力”(GELI),新闻不断,谣言乱飞。

看似没有子弹的战争,但感觉枪弹雨淋,时不时还互丢臭蛋,有些死无对证,有些口是心非,有些讲了又反口,一时出现无间道,来去还是鸡奸盗

大家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绝对的权力!如果权力=粪土,这些人都在拉屎上身,因为他们就是活在粪土中的乌蝇!没有粪土会饿死,没有粪土会不爽!

拜托请不要把整个番薯地弄到粪土满墙啦,难得这个没有天灾的地方,不要搞出人祸啦!

蝼蚁还要继续安乐过日子的,虽然有时会居安思危,但还是求神拜佛不要有危机的,蝼蚁不想给乱世假人弄到大家有机会成为乱世佳人

Read Users' Comments (0)

噩梦不须记

前天心血来潮,又写了一篇关于如果前二号被控,十年前的噩梦又再现江湖的东西准备骗稿费,结果美丽小姐建议不如在这个非常热的时刻,写下十年前的采访经验。

其实美丽小姐的建议是不错,不过本人只会写不好的噩梦,要写的也在骗稿费的文中写了,没有什么其他“可贵”的经验,有的只是“恐怖”的经验,而且以本人这种乱乱写的作风,除了可以在这里自己发布,那里可以见报的?

所以以往很少写什么采访手记或者人在现场之类的东西,因为要本人“规规矩矩”并受限制的写东西,没有FEEL,写不出。本人只有胡言乱语时,才能发挥搞笑幽默(自以为)的效果,哈哈!

还有本人一谈起这个噩梦,就只有骂、厌恶、唾弃的份,这样不好,只有跟美丽小姐说,“噩梦不须记”,哈!

一想到此人,他当权时,本人“没福份”(幸好)去“睬”他,只有他落难时,才有机会(真不幸)轮到去“睬和踩”,因为他“失足”踩到去本人当时的“管理范围”,不得已而已,其实真的不想要。

怕他讲话,因为太深奥,听不懂,
怕他骂人,因为骂太快,抄不及,
怕他废话,因为外电出,不会译,
怕他眼神,因为很阴险,不敢看,
怕他看你,因为记住你,等着瞧!

后记:有个人,还因为此人,跟本人绝交,因为当时大家通过电话谈此案,本人因为讨厌此人,没有同意对方所说的政治阴谋还是无辜被“屈”之类的谈话,结果被此友列入是“帮马派”,马上盖本人电话,真的是莫名其妙,此友在多年以后,在跟某个朋友碰面时,竟然还说,他到今天还很介怀!

大家观念不同而已,有必要这样吗?

人不是神,不必妄想每个人都喜欢和支持,就如喜欢一个明星偶像,远看大家都很崇拜,但是当你有机会接触后,才发现一切都是假象,偶像或许变呕像。

没有“睬”过此人的人,只是在报上看看他的伟论,封他做偶像,还期望他能改变世界,其实世界不会因他而改变,只会因你自己而改变!因为你的支持与否,直接改变了他的世界,也间接改变了大家的世界。

Read Users' Comments (3)

偶然的碰见


当车子驾进公寓保安亭,就想到要SMS邻座的朋友,问她辞职归何处,结果只是刚刚想完,就看到一个走着路的人的背影,竟然就是她!

人家说,当你想到一个人或者讲着一个人时,那个人就出现,表示这人很长命咧,哈哈!不然就说曹操,曹操就到!

结果我们竟然一人坐在没有息火的车里,一人站在外面,开着车窗“对谈”了十分钟。

奇怪的我们吧,明明大家都是左邻右里,几个月没有碰过面和互访,因为大家工作时间不同,又有一个忙碌的借口,还有自己的足不出户的自闭症,所以就靠这种“突然想到,即刻看到”的机缘了。

就如昨天LYP工作刚好经过本人工作的范围,结果又这样没有预约,也可以那样吃顿午餐,想想我们以前做同事的时候,有几何是这样好好吃一顿的咧?

还有上个星期美丽的小姐刚好在那带采访,也顺便约一约,所以,当你在附近采访,如果大家的时间都不太赶,又刚好在十二点左右,不仿就那样不约而同吃一顿吧!

很多时候,明明大家近在咫尺,相见总无缘,明明大家都是同事,想要吃一餐,真是难又难!

结果常常就在不经意,没有安排,心血来潮,就这样突然兼偶然的约一下。

还有发现一件事,自从大家互相拜访彼此的布落后,有些很久没有交流的友人,还可以在彼此的布落留下三言两语,这也有助于增进感情,哈哈!就如夏虫咯,有几何我们有好好说过话的?以前是同事,大家分别在外奔波,好像没有什么交集咧!

看来布落除了可发牢骚,还可以和朋友“聊聊天”,这个也很不错。

Read Users' Comments (1)人言吾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