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了色的色戒


不是因为《色戒》得了个金狮奖就学人冲着去“附庸风雅”,而是...因为梁朝伟啦!

为了伟仔,应该是伟佬啦,可以不按“放工就回家”的原则,在塞往回家的路时,突然转进乌大马,今天第一天上映,索性快快看了算,免得心挂挂,哈!

报纸说,台湾和香港一刀不剪,中国就李安自己剪,大马就用李安剪的版再加剪两刀,所以,大马版的色戒,是没有“色”的,果然厉害“戒色”。

“色易守,情难防”的色戒,剪到来,真的是色易剪,情难料,觉得伟仔没什么“表现”,感觉戏份很少似的,莫非戏肉真在被剪的那些???看来真要等翻版或者看几时“鼻涕”有得“盗录”来看完整版了!

幸好女主角汤唯不像造作的章女,不是对章女有偏见,因为曾经喜欢当年她的《我的父亲,我的母亲》那种清纯村姑的样子,觉得汤唯有点像谁?暂时想到的是那个白冰冰,只是比她瘦和年轻很多。

色戒的故事都已知的,报纸早已写到乱,看完戏后,几个有点中国腔的女子竟然说,“什么烂戏嘛,明明有很多机会下手嘛!”一个男的说,“一个钻戒就感动了。”

也许看戏只是为了看人,但启码这部看了明白,不会像人家从什么艺术角度探讨此戏啦,只有等戏友看完,看看她的意见如何,因为当年本人看了不知所谓的《天边一朵云》时,戏友说,该戏让人看了感受到戏中人的苦闷和悲凉,而本人看了没什么感觉的《断背山》,戏友说,那幕男一望着挂在衣柜属于男二的衣服时,那种感情...

呵呵,本人的确看不懂戏原来表达这么多东西,真的是情难猜啊,所以友人说本人还未有懂得这方面感情事的“功力”,哦!其实应该说,看了这么多戏的人,真的是白看的,一点鉴赏能力也没有,只是个看戏的傻子而已!

或许看到王佳芝在唱着天涯歌女给易先生听时,易先生悲从衷来,是无奈还是终于有个明白他的人?这就是他要表达一个汉奸的复杂感情?

不知是看戏的失败还是演戏的失败,虽然伟仔演汉奸,但竟然不觉得他是令人讨厌的,而且眼神还是很有“感情”似的。

那里可以讲自己的影帝级偶像失败咧?可能人家就是成功演绎出连特务也会爱上的汉奸,所以观众,尤其是有点盲目的观众,也会不自觉得不讨厌汉奸咯!哈哈!

启码比起王家卫的戏易明很多,虽然伟仔演过多部王家卫的戏,但不是每一部都看,而且看的也未必明,只有《花样年华》是最明白的一部,其他早期的什么《阿飞正传》等,不明白也,也错过看他和哥哥的《春光乍泄》,之前在飞机上看的《2046》,也似明非明,还记得当时不会操控飞机小电视的暂停键,结果戏太长,要上厕所,就以为按了暂停,结果回到来要重头看过,天啊,累啊!幸好最后找到打快的键!

Read Users' Comments (0)

小时候的中秋比较好


中秋节快乐!

未到中秋,市面已在卖各种各类形形色色的月饼了,那时还正是七月的鬼节而已,提早告诉人,中秋节要来了!

但是,如果不是有人传简讯,还未感受到中秋节已经到了;如果不是那天英婆说本人请假度中秋啊?也不知记不记得今天就是中秋节!不过,电视会在这段期间,不断“提醒”中秋节有节目!

度什么中秋节啦?难不成摆张台在露台,找看有没有月亮婆婆的脸,再放上几个月饼,几个柚子或什么,小时候,外婆就是这样摆的,然后还是小孩子的我,很高兴家里又做“大日子”了!

当然啦,那时露台对着的是座山坡,现在对面是高楼,在露台拜拜,对面楼不知情的人误以为人家在拜他就惨!

印象中以前还拜七姐妹,是不是牛郎织女相缝的那个七夕日?小时候什么都爽,有节日就拜拜,又有东西吃,中秋当然又有灯笼提啦,小孩子嘛!还提着去散步,更有印象的是,大舅那时还开着邓丽君的歌呢!

是小时的周围比较有人情味吗?还是那个时候,老人家还在,比较注重这类拜拜仪式?现在的人,什么都懒,不用十年,中秋节的来临,对大家已经没有意义了,只是商家在这种应节的日子,出了各种各类的月饼出来卖。

那天别组同事拿了一个有肉丝的月饼过来尝尝,还真另类,虽然有人喜欢吃传统的月饼,但个人还是蛮喜欢这种新搞作的月饼,去年还说会买来送人,今年,没有行动了,自己也只是吃了那天那一小块肉丝月饼,还有一小角的忘记什么口味的月饼。

以前常听到每逢佳节陪思亲,那应该是对在国外或离乡背景的人们来说吧?现在什么佳节什么思不思的,中秋节,也只是普通的一天而已!不过,如果“多愁善感”一下,佳节思外婆吧!

想到中秋,想到月亮,以前外婆说,不能用手指月亮,不然耳朵会“被割”,有时发现,当晚用手指月亮的话,隔天耳后真的会有一小肿的痛。

如果没有记错,曼陀罗以前也在文章写过这样类似的东西,当时觉得很有共鸣,原来不同年代,有着同样的“故事”。

更记得当时有段不知什么语,就是如果不小心指到月亮,就对着月亮拜拜说:“月亮嬷,你是兄我是弟,不要拿您的金关刀,割我的金狗耳。”(靠记忆来写的,但有点矛盾,为何前面称月亮嬷(婆婆),后面又称“兄”道“弟”来了?)哈!

Read Users' Comments (0)

吃了一晚幸福的“珍膳美”!

原本九二二的“珍膳美”晚宴,因为订不到场而改在九二三,一个只是读爽的药膳课程毕业晚宴,无端端拿了一张中医营养师课程的证书!但对本人来说,没有学以致用,也是白纸一张而已啦!

不过,今晚的“珍膳美”果然很抵吃,虽然学员要付一百令吉,而来的朋友也要付五十令吉,但比起去喜宴要包六十以上的红包(听说现在的行情五十是见不得人的哦!),这个“珍膳美”还令人满意。

每个学员要负责卖一桌,幸好多位朋友赏脸支持帮我买,本来剩最后一张没人买,以为自己吃两个位,突然“校长”展延澳洲之旅,也一起来了!还有谢谢QL&CTS、BB、YL、SANI、SB&FAMILY。

大家都觉得好吃,因为有别于一般的晚宴,全以药膳配做的,共有八道:田七花旗参汤、药材肥鸡(大家觉得这个名有点好笑)、白酌鲜草虾、川芎白芷蒸松鱼头、连子罗汉斋、银杏山药、五谷当归荷叶饭、杏仁粉鲜百合雪耳。

最后一道糖水最令本人喜爱,可能就是偏爱糖水吧!那天才和BIG讲起,当年她结婚时,女方在男方请的那天,不可吃到最后,要提早离席,结果让我没有等到糖水那道就依依不舍的走了,她们顶不顺我“耿耿于怀”至今,哈,只是觉得好笑嘛,人家最期待的没得吃,幸好来临弟弟结婚,我们是男家的,不用先离席,不然又错失糖水那道了。

今天糖水一出时,那些人又要学员上台拍大合照,结果贪吃的本人先喝几口还有点热的糖水才拍照,管他没仪态,喝糖水大过拍照嘛,拍完照,再喝过,有点冷了!

向来不大喜欢杏仁,但这道有杏仁的糖水,竟然觉得好喝咧!我们的同学介绍时说这道糖水具有美容驻颜的功效,哈!

可惜顾着吃,忘记用手机拍下这些膳食,因为不是旅行,没有带相机的习惯,错过在此和你分享“珍膳美”!不好意思!

Read Users' Comments (0)

猫头鹰与小飞象


突然想听那首《猫头鹰与小飞象》的“谁能明白我”,虽然忘记《猫》的故事是讲什么,但此时的心情,就如不想被约束的小飞象,无法让那些在夜晚活动的猫头鹰们了解。

自以为了解,其实并不是了解小飞象的猫头鹰,当小飞象说心情低落时,猫头鹰不会安慰小飞象,只能说句,“唉呀!你整天都心情低落的啦!”或许小飞象永远都是个情绪化的动物,认识小飞象的猫头鹰们,都认为这是只情绪化的小飞象,所以对于小飞象的心情低落,并不在意,甚至会认为,这只小飞象,只是在发小象脾气,耍性子。

其实小飞象已自觉得在往着忧郁的路上慢慢走着,小飞象越来越认为没有自我价值,越来越不如井底之蛙,越来越抗拒很多东西,但猫头鹰们,有些认为小飞象自己给自己压力,自我要求太高,所以让自己赞进牛角尖。

错错错,猫头鹰都错了,猫头鹰不知道小飞象在这个空间,越来越没有信心,越做越怕,常常不懂世间之事,就连别人认为是小飞象熟悉的事,小飞象做起来,并不如大家所想的“得心应手”,而是越来越“力不从心”。

所以,小飞象在所谓“熟悉”的领域,也因为被时间追赶的关系,紧张到泪水禁不住涌出来,这也是为何小飞象那天一面飞一面流泪的原因。

但是,一天的发泄情绪是小事,连续三天发生两三次,小飞象认为已趋向严重的地步,小飞象在一面飞一面流泪的隔天,早已请假,这一天,没有工作,没有压力,过得很好。

然,隔天小飞象又回到残酷的现实,这天,小飞象去一个国际建筑大会,孤陋寡闻的小飞象,不懂要在这种场合找什么东西来写,又不会问问题,小飞象的失败就是在一个领域太久,对外面的世界半不知全不解,虽然小飞象在现场也看到“财”组同类在,但也不知道如何分配“财是财,普是普”,最后,不得不不耻下问,要财组同类分配小飞象写些什么,小飞象这时更觉得无能和不才,人家财组的同类简直是人才,好像什么都会,但小飞象只有“怎么办?怎样死?”的消极想法。

在这一天,小飞象的贵人除了财组同类,尚有敌友馆的“乘舟”前来,其实要说压力,“乘舟”应该更压力,因为小飞象启码还有同类,但小飞象却比“乘舟”而来的人,更怕死,在时间的允可下,“乘舟”还肯解释一些东西给小飞象知。

如果一路走来,没有偶尔出现这些贵人,小飞象肯定死得很难看,曾经帮过小飞象的贵人,小飞象如果以后不在这个空间里,还是会记得你们这些曾经拔刀相助的贵人,希望往后的路上,贵人陆续有来。

猫头鹰们都认为,小飞象外语应该“应付自如”,但小飞象其实是“自叹不如”,有时小飞象不明白,是自己的外语时到今日,还是没有进步,还是因为对它有抗拒感,所以听不进耳,明明听到,但进到耳里,没有经过分析,就自动反弹出来,过后挫败感就随之而来。

小飞象回到馆里,一粒头滚过来问有什么东西,小飞象已经因为不懂,所以气馁,因为气馁,所以生气,就说讲不出什么东西,那粒头又很无奈的滚回去,虽然小飞象不想这样,但是就是情绪失控。

午餐时间,却因为“呕”不出字,而食不进口,要等呕完一些骗人的东西出来,才去进食,小飞象的无奈是,写不出,但也得写,结果写些自己明白,但其实不重要的东西出来,只祈求别人不要高调刊登,所幸今天出现的人不多,要比也难比,况且不是什么国家政策大事。

小飞象“呕”完废字后,一只象走到楼下进食,突然觉得胃有点不爽,就是这种食不定时,紧张的生活造成的后遗症。

回到座位时,原本准备再出发去另一个四点的工,但那粒头突然又滚过来,手拿一张纸,叫小飞象不要去四点的,改去另一个临时的五点的,小飞象原本五点放工,要去四点的工已有点晦气,但却不能拒绝,因为四点还是上班时间,但这粒头又来个临时的换工魔法,小飞象不知为何又情绪失控,泪洒当场,把那粒头吓得滚去别边问别人,但那位被问的同事讲她五点放工了,不干,这粒可怜的头,滚去原本六点有工的午班对座同僚那边,叫她放六点,去五点,虽然这样决定了,那粒头过后又滚回对座,叫对座同僚不用变工,而叫了另一位善良兼倒霉的同僚去。

小飞象又继续去四点的工,又在飞着飞着的时候,眼泪鼻涕不知觉的如洪水滚滚而流。

又过了一天!

小飞象原本在今天也差点再溺于“泪海”中,本来小飞象十二点在福联会的工,刚刚抵达现场,准备开工,却又来个电,那粒头又在进行变工魔术,叫小飞象去印尼大使馆,因为馆里更大几级的两粒头,十二点拜访印尼大使。小飞象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后悔为何要接电话,如果早点关声音,没听到不是没事发生吗?小飞象真的是自坠地狱!

十二点零五分打来叫小飞象去十二点的工?而且是那些不想见到的头的工?地点小飞象不是很会,要花时间,幸好有个他馆拍照的,迫他想路线,画给小飞象,结果小飞象拿着这张手画地图,再飞去。

小飞象忧心忡忡的一面看图一面飞去,飞到那边,发现原本被安排去的同僚也在那时刚刚抵达,原来是她把十二点看成两点,所以搞到那几粒头紧张兮兮,再把这种紧张心情“转嫁”给下面的小飞象。

进到两粒大头和印尼副大使的房,心不在焉的小飞象,真的也没听进几句话,如果现场不是有原本采访的同类在,这次,小飞象肯定想马上从大使馆破窗跳楼,一了百了。

两粒头和人物讲完话后,还要排排站拍张照,小飞象也被迫站旁边,小飞象原本是象脸,但这时却变出很不好的猫样出来,而且目不视镜,希望过后被“剪掉”,如果没被剪掉而不幸隔天被刊登出来,对不起,猫头鹰们又不知讲什么?

小飞象知道,很多这些自己拿来或者外来因素造成的情绪失控,会对身体不好,小飞象知道、明白和了解,但无法走出来。

小飞象是否应该黯然的离开这里?但现实又让小飞象无路可走。

小飞象如果不呆在这里,能够往那儿走?小飞象在这个空间里度过几许风雨,还能再到那里面对不同的风雨?小飞象如果离开了这里,如何养活自己?小飞象如果在这个年纪失去工作后,如何解决房和车和卡和生活费?

其实小飞象在刚刚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每一年都会有这种是否应该离开的想法,但想着想着,每次都是自己问自己答,结果一直在这里磋跎岁月,就来变成白发宫女了。

小飞象看了很多人,走了又来,来了又走,但是,又发现,走了未必好,但不走,会好吗?

小飞象认为,每天这样有出没进的知识,又对许多事产生抗拒感,没有学习到东西,小飞象是气馁自己不长进,人蠢不要紧,但又懒,每天只想吃喝玩乐。所以,工作上面对这种有形无形,有意无意的压力还是什么东东,就是不会迎刃而解,就是在原地打转,哭哭涕涕过三天。

小飞象希望在本周工作的最后一天,能够安然度过,不要有头把小飞象再推进“泪海”里,小飞象决定星期五出门去十点的工,关掉手机,因为小飞象不想再接到这种“生命中所不能承受之来电”!

小飞象今天也得知,如果自己的手机没电的话,也会被头讲的,讲为何机没电,为何没随身带插电的,小飞象更不明白,这个手机并不是头们送的,也没有钱给你,还要“管制”人家的手机?

小飞象无法把自己所承受的压力向同僚们诉苦,因为大家都有不同的苦,你的苦,别人或许懂,但也爱莫能助。

小飞象有时真的也无法把挫败心情发表在此,如果有一天,连在此表达的心也没了,小飞象真的是不行了!

Read Users' Comments (1)人言吾语

何时摆脱这种日子?

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在七早八早,人塞你也塞的情况下,在“白扑大盗”上继续当力不从心的赛车手?

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在别人1:1,本馆1:3的情况下,压力的工作?

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在冷若冷宫的“屎忽宫”里,听着明明是应该听得懂的外语,但听进本耳却是听不懂的外星语?

什么时候可以不用过着饿着肚子,手在发抖,但却要当个“亡命之徒”,从遥远的那方,以一百三十至一百四十的时速,飞奔回馆赶那自己死不用紧,新闻不能迟的日子?

不明白为何这些死人正义之堂,没案时就得空出个鸟来,一有案,就几个堆在同一天;

不明白为何本馆永远不够人,别馆可派出多一人,协助写多出的案,但本馆就本人一人包三案;

(虽然提出要求多派一人,但馆主宁可派两人去“毒打”路那边民事和刑事,一人一案,而身在“屎忽宫”的自己就一人三案,如果今日“屎忽宫”没案,也还不是本人一个啃“毒打”路那两个民事和刑事案?)

不明白为何吾当了N年的“记录员”,还是如此EQ负负负,听着案,馆主来了电,无法接电话,当在复印文件时,馆主又来个讯,讲要赶,而且是个没有结果的东西。

刚才没有午餐时间,这时又过了午餐时间,除了早上七点多的面包已快化成粪,肚子空空,手在发抖,又未搞明那些人所讲的“歪理”,悲从衷来,又流起“马尿”来了。

对不起SB和“东方仪”,人家情绪失控,让你们心情受影响,SB公司在那边有设分行,“东方仪”没有夜报时间,但知道你们也是紧张,只是自己EQ比常人低,往往无法控制紧张的心情,想哭就哭。

一面驾着车,一面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过了收费站,泪始干。

只是觉得为何吾要过这样的日子?更不知吾何时才能够"忍够"辞职?

Read Users' Comments (1)人言吾语

难得运动

昨晚突然很想今天去吃点心,想着想着,就约了常有运动的BB,先去晨跑,然后再吃早餐。(不要怀疑是为了吃点心而运动,的确是,但就因为有这个“推动力”,所以也不错啦!)

不久前曾经约好要去公园跑步的,但临时放人飞机,起不来,幸好今天言而有行。

去不远处的公园,但不选择跑步,只有走路,中途停下东扭西拗,过后再走,可是,BB流了些汗,本人却没什么感觉,莫非久没动,排汗系统阻塞?

昨天爬十二楼楼梯,虽然有流汗,但却气喘如牛,累到不行,今天在公园走着走着,汗却没几滴,但总好过整天躺坐在沙发上发霉吧?

也不知多久没去这些有绿色景色的地方了,邻座楼友曾问要不要一起去“昏”跑(黄昏的时候去跑步),想到放工后,还要塞车就懒惰,而且,较喜欢晨跑多过“昏”跑。

应该要养成运动的习惯啦,这样不动下去是不行的,以前自豪在公司对电脑的时间不长,因为多数时间在外面跑,在公司的时间不像坐在里头的上班族,八小时对着电脑,但现在家里有得上网,就对着电脑十小时,满脸满身满屋都是幅射啦!

除非周末不在这里或者下雨,就约定BB每周末看那一天就去走走啦,之前BB一直都有这个习惯,有那么靠近的同伴,勤劳一点啦!乘现在有两天周假,就一天睡到自然醒,一天早点醒去晨走吧!

Read Users' Comments (0)

还是觉得你最好


《还是觉得你最好》,本来期待张学友会在三个小时半的演唱会,唱这首我的最爱,可是,他的歌曲太多了,他说自己也忘记出了多少张专辑。

而他在演唱会所选的所谓经典歌,未必是听者所喜爱的,这首歌,或许已被人遗忘。

张学友算是“四大天王”中,在我心目中觉得最可听的一个,但不会说他的演唱会很想很想很想去,没有到处问人要票,可能没有强求,就在周五近五点,住在同座楼的S讲她有票,问我是否要看...本来没有心理准备的,但想到就到放工一条龙的时间,而且周末来了,好啦!走!

预了星期五放工时间是超级塞车的时间,加上在BJ体育馆,是本人最不会去的地方,只会看牌子走,结果竟然看漏眼,走过头,白白经过新街场的收费站,去博大收费站U转回来,给了两次块六钱,所以啊,路痴就是会浪费时间、车油及过路费咯。

预了在路口肯定塞,进了停车场也塞,听到会场已有音乐响起,开场了,还未找到车位,结果跟着其他人,硬硬塞了不是位的位,“竞走”似的走进会场,幸好刚才远远听到的快歌不是想听的,一进场就听到相当喜欢的《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其实并不是张某的忠实歌迷,以前“四大天王”,除了“郭舞郎”被本人“封杀”,其余三人皆有听,那时甚至把“黎天亮”当第一偶像,现在听都不听,张某的歌,还是只喜欢抒情的。

突然问S张某是否拿过最受欢迎奖?大家似乎没有印象,不像那个老刘,一把年纪,还跟人家争最受欢迎男歌手争到现在还不放手!虽然曾经喜欢他的杨过,但近年来越来越讨厌他,不再看他的戏,除非戏中有另外偶像。

对香港歌手,向来只喜欢他们唱的广东歌,华语歌不敢恭维,就算“校长”也一样不给他面子,奇的是,张某的广东华语照收,如《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我等到花儿也谢了》、《祝福》、都是华语,不过,中间那首又漏唱了啦!

坐在远处,只望荧幕,幸好不是“看”他的样,而是“听”他的歌。

发现有几首好听但却不熟悉的歌曲,如作给已故梅姑的《给朋友》,还有几首不知名的抒情歌,跟S讲快快借来听。

等到最后,仍然没有《还是觉得你最好》,就在他唱最后一首歌未完,拉拉声走人,不理他会不会再次安哥,也不理他会否在最后一份钟唱我的最爱,算了,不想在去的时候塞了近两个钟,回还要塞一轮,结果走得快,好世界,半小时回到家了啦!

Read Users' Comments (0)

幸福只在午餐的那一刻

知道今天下午有入禀案,所以午前和SB及P去吃午餐,吃着的时候说,“最幸福的一刻就是能够在正常的午餐时间吃午餐的啦!”然后很开心的,我们仨就享受着喜欢吃的东西。

可是,幸福总是短暂的,SB手机响,得知异族们在拿一个印度人的案,其实印度案,到时再看是否值得拿吧,吃完返归。

但是啊但是,“不幸”的事,总会“接二连三”的跟着来。SB又接到一个想利用报纸达到目地的“辩护士”的电话,那种自认为自己的案是大过天的人,讲要把一份上诉庭的判词拿给报章写。

哎哟,今天那么多案了,还来多一个?而且是P和我都讨厌的判词,咱们都有着“判词恐惧症”的同感。我们不怕入禀的文件,不怕证人供证,最怕是厚厚的判词,如果是有跟的案,尚且很难啃,而不幸的是,有时案件从来没跟过,只要是判词,那些人总要人家写,就得在短短一两句钟看完,被迫了解那宗人家审了几年或几十年的案,真是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

本来判词可以“收”住的,如果说今天很多案,留住明天或没案的时候写,反正那已不是“新鲜出炉”的判词,也不是天大案件,只有当事人自认为他的案是天大第一闻而已吗,但那个王八,讲昨天已把有关判词给了海峡的黑炭了,哼,昨天已给海峡独家了,那今天找咱干吗?

原来昨天这种爱宣传的人,达不到目的,因为他不敌天灾新闻,所以黑炭昨天写了,今天新闻没出,结果他要另寻他报,尤其是星星,死都要他的案件见报。

哼,如果是有骨气的,应该齐齐杯葛这条水,利用不到别人,想继续再找机会利用另外的人,贱!

也许大家都多案在手,当那个要利用人的人,叫“办公室男孩”把文件送来时,他报人一个两个早已作鸟兽散了,但B社在“屎忽宫”的女人,要她同事把一份拿回去给她,再决定是否要写。

唉,我们回去写两宗案先,最后再看,本来如果中报一起不写,不理他人要不要,但是有时SC的头,总要把洋报有中报没有的东西问一轮,所以弄得员工很不放心,真的是身不由己 。

TS在写完她的稿后,我把那份六十五页的判词,叫她看下讲故事给我听,但她看没几页放弃了,我要她了解,看如此厚又不明不白的东西,会不会发脾气?她不否认。她说,或许等她几年后,当了高级记者她会看得明。

想到多年在正义之堂“苟且偷生”,至今见到这种厚达数十百页的东西,还是心有千千惊。或许真的是无能吧?也许水准还是处于“初级”吧?很多东西都看不明,所以,有时连新人都不如。

幸好写新闻的人,当天的工作就当天毕,就算有五百页判词,痛苦就只是在那天就完毕,但法庭路上还有多漫长?这种久不久一大惊的日子,不会有终止的一天,除非自己“弃笔不捞”啦!

曾经,在拿着令己想哭的判词,驾着车奔驰在路上,那时一面驾车一面想哭,很想呐喊,但喊了喉咙会痛就不抵,所以,就让车内唱机,放进那些有代人“呐喊”的歌,如刚刚死的那个男高音的那首好听,但至今还不知其名的高调歌曲,再来就是《歌声魅影》有男女呐喊的那首歌,把声量调到最高点,让歌曲呐喊出心中的不愤。

也曾经想过,如果路的前方有悬崖,真想猛踩油门,连车带人冲下断肠崖,一了百了,幸好,塞车塞到想驾快一点的速度都不能的公路,没有悬崖在前方!只是一时的“傻想”而已,因为人生还有戏可恋,不想那么快没戏看。

最后的决定是,那个废判词大家不要写,真的是“饮得杯落”咯!

Read Users' Comments (0)

对吃没什么要求?

昨天“东方仪”载着SB和本人去外面“找吃”,结果来到一间以为是中餐馆却原来是韩餐馆的地方,吃着蛮喜欢的韩国餐,而且有SET LUNCH,七块九+税,还不错。

吃着东西的当儿,本人说,“其实我对吃没什么要求”,结果SB和“东方仪”竟然差点“喷饭”,很不可思议的讲我说了一句很“深刻”的话。

吓?点解她们要这样?“东方仪”说,她没看过我吃大炒、鱼头米之类的面食,以为我只是吃餐馆的东西,就如在大使路附近,不是河婆擂茶,就是红曲馆,再不然就日本餐韩国餐,还有海鲜面。

当然啦,人家就只会去这几个地方嘛,人家不知几喜欢吃鱼头米,还有云吞之类的。

SB也说,以前在大钟楼时,也只会提议去“阿二靓汤”,唉,人家是懒得想和懒得走更远嘛!

人家所说的“对吃没什么要求”是:当去吃一样东西时,只要不会讨厌,就吃得下,至于别人如何形容它很好吃或者很难吃,本人就不会什么叫“好吃”,比如说,什么面很“弹牙”,钣很Q之类的,只要认为不是很呕的,就可以。

本人只是不喜欢吃马来饭,因为吃马来饭,只有在“别无选择”,不吃会饿死的情况下,才勉强的吃,因为看来看去,马来餐都是有椰浆、炸鸡、白色的菜,不是太熟就是不熟,又不是有机菜,煮到不熟好咩?而且一样鸡却有几种煮法,总之来来去去就是鸡,虽然有人很佩服为何鸡可以出现那么多煮法,但本人就是下意识的认为这些都是“不健康”的东西。

况且吃马来餐的机会在工作时很多,不然就是炒米粉和几块马来糕,吃了也不爽,或许没机会碰到好吃的马来餐吧?

其实这样算是“偏嗜”吧?

总之,本人不喜欢椰浆(除了NASI LEMAK,看在SAMBAL份上),吃糖水时,尤其是BOBO CACA,不要有椰浆,也不喜欢KAYAR,想到就要呕,可能小时候一直有机会吃,所以有点反感吧?还有不喜欢PANDAN CAKE,不喜欢黑色的豆沙包,包括月饼里的黑豆沙。

Read Users' Comments (0)

不是什么秘密

个人是因为好奇国内外影评对那部《不能说的.秘密》为何那么好评如潮,朋友是因为看报纸说林青霞看这部戏看两次,所以今天我们拉拉声去看,了解一下。

看了却讲不出它怎样好看法,人家不是影评人,只是觉得看了不会浪费十令吉。

不会讨厌周杰伦,因为自从看过他那张“无与伦比”专辑的弹钢琴照,竟然会开始听这个咬字不清的人唱的歌,可能因为看他弹钢琴有型的份上吧?之前在电视上看过他和中国那个知名钢琴家李云迪(如果没记错的话)一起在节目上,表演四手联弹,超棒。

所以,在这部他自编自导自演的《不能说的.秘密》,还是只是喜欢戏中的弹钢琴场面,尤其是前面他和同学的斗弹琴那段,手在键琴上快速的飞跃弹奏,佩服,钢琴曲真好听,当然戏中也有四手联弹的场面,只是略嫌不够长。

看着此戏,不知为何又突然想到之前看的一部动画片《地狱新娘》,JOHNNY DEPP配音的那部,也是有弹钢琴的场面,两个动画人在弹奏钢琴的片段。

不会为《不能说的.秘密》的故事感动,因为不认为那是段可歌可泣的初恋,毕竟有点超现实,而且还是那种超时空,相隔二十年的人会在某个时空下相恋,根本就是跟鬼谈恋爱嘛,所以有人看了在厕所讲不是很明白。

如果要超时空的,之前韩国电影《触不到的恋人》和《恋爱空间》是活着的人,在不同的年代相恋还说有点意思。

比较感人的还是周杰伦和黄秋生的父子情场面吧,有时有点搞笑,不知为何看到黄秋生出现,就会笑。

有机会的话,可以下来重看,只是因为喜欢里面的钢琴演奏。

Read Users' Comments (2)

无聊之宴

今晚中OT,本来是去二号人的工,但临时被换去“腥闻不长”宴请高层的工,不明白此工有何重要,宁可放弃二号的工,不过小记当然开心不过,一是本来要去KL的“嚣钝”,但改了的工是在PJ的“嚣钝”不用太塞,二是见二号,压力较大。

但是,说是八点的宴会,竟然本小记最早到,鬼影不见一只,过后,摄影兄出现了,再之后,就是代表本馆,也是临时“奉旨”被迫出席的名字有个海誓山“盟”的能者出现,再过后,是姓氏有“马”有“各”的人出现。

就来九点啦,六围桌没几人,原来人家这个“不长”是请娱乐的主编,但不知为何偏偏是“普通”非娱乐的人来“应酬”。

终于“腥闻不长”到了,摄影兄可开工了,拍拍他和本馆的人握握手,而最厉害交际的“马各”,就坐去“不长”的旁边应酬,能者、小记和摄兄这桌也有“腥闻不”的人,也要假假应酬几句,之后开餐,吃不知其味,虽然是中餐,头道有数样东西那种,次道是假鱼翅,署粉多过人的“汤”,再下去不知什么了,因为太迟没胃口了,写下重要人物的名字,就等时间过。

可怜被迫代表“老肿”的“盟”能者,看表的时间比小记还多,他也真无奈,不能拒绝的应酬,而本小记更无聊,坐在那边,看着台上不知名的本土歌手在唱歌,可能是名歌,但本小记不听本土他族歌。

过后,那个“不长”又上台唱歌,唉,十点已至,再坐下去有何意义?庆幸只是小记一名,先走一步,拖着隐隐作痛数天的脚跟,一拐一拐的踏上归家的路。

但是,虽是不重要的东西,也要在家“依猫”一则烂闻回馆交差。

夜深了,今夜就在无聊之宴度过,电视星河现在播着英雄刀少年。

Read Users' Comments (2)

悲观 V 乐观

<悲观却真实的心情篇>

如自己所料,去那个最讨厌又难的法官就职工,因为去这种工,压力百倍,洋报是写给法官和律师及专业人士看的,所以“屎忽”界的臭闻,他们最爱。

而且最讨厌的还是“屎忽”界第一把交椅的“皱皮佬”,讲话不清不楚,有时明明言之无物,但经那些神笔一写,硬硬把人家的无物之话,推进他的咀发表出来,这一点,是小记望尘莫及的,有时要去撞墙,或者自己真是不适合再呆在这里“骗吃”过日子了。

看看明天人家头条又玩出什么把戏吧,再看看SC晚报又有什么特出,再由笨小记的头拿来改写吧。

积极的人或许会约“屎忽”界第二把及第三把交椅的人专访,因为今天他们新官上任三把火,星星那个叫“傻拉哭死”的主任出马,已约了那个第三把交椅在星期五专访,人家专访,难道我们硬硬要去咩?

对不起,小记真无能,不会找机会专访,因为跑这个“宫”的人,中报要一起行动,单独行动,会害人,但如果别人独家,也会害到自己,所以做工做到如此辛苦,不知为何也?

今天看到海峡的“黑炭”,一看到那个也有出席此盛会的“安东尼大将军”要离开,就假假上厕所,然后跟他讲话,这点都看在小记的眼里,也知道他又在拿料,但又能如何?难道硬跟他闯男厕吗?

很多时候,臭闻就在这一瞬间给人家独家了,但却不能怎样。

<虚假的乐观主义篇>

哗!今天真是荣幸啊,可以跟一般平民百姓无法“高攀”的人物一起,除非你是律师或者犯人啦,平时可能在正义之堂坐在下面高望他们。

哼!人家今天真有幸,和“屎忽”界第一把至第四把交椅的人在同一室,当然不同桌共餐,还见证第二把及第三把交椅的人宣誓就职,真是与有荣焉啊!

哟!今天整个“屎忽”界的人都在这个“屎忽宫”,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啊!

<悲观与乐观之外的另一章>

不过,第二把交椅那个人家家公今年已六十五了,不就是退休年龄吗?就算延长服务,也只是半年,这第二把交椅还没坐热就要退休去了,真的是“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屎忽”界迁升快,案几百宗审了再拖,还是未审完,又被调任或升任,平民百姓,不要爽爽带案上庭,你死了案可能还未审完啊。

<自我开心又一篇>

通常,叫“屎忽”界头几把交椅的官,是叫YAA的,即YANG AMAT ARIF,
叫国内第一号人物就YAB,即YANG AMAT BERHORMAT,
叫国会议员的都是YB,YANG BERHORMAT。

其实,我们普通百姓也可以叫YAA,YAB以及YB的,不过,就是:
YANG AMAT ANEH(YAA)
YANG AMAT BODOH(YAB)/YANG BODOH(YB)
YANG AMAT CANTIK/COMEL(YAC)
YANG AMAT DEGIL(YAD)

哈哈,自己想些有的没有的,来让自己笑笑,暂时忘记烦恼吧! 

Read Users' Comments (0)

八千里路“晕”和“饿”

其实今天不算辛苦,但就是没机会吃午餐,还要拼命对着电脑打打打。。。

又是神早要驾着小龙鱼,通过令人讨厌的“白朴大盗”,去万宜的“依龟多累酒店”,今天其他人不给OTK脸,竟然只有本小记在,结果他讲了一点东西给我这个没什么教育常识的人“交差”。

九点的工,十点搞定,还有两个钟,可以慢慢去位于布做的城市的卫生部,本来万宜往布城不用经过收费站的,但路痴朝着KL牌走,竟然走到南北大道那个站,转回头去另一旁停下,打电话问人,但个个忙,不得空理我,而且停在路旁,那些死巨无霸经过,感觉想擦人家小龙鱼的身体,快快离开危险地,再转回头,给多一元,从“卡江”收费站出布城,反正也会到,只是白白浪费时间和车油咯。

虽然到第二个地点时间还早,尚有一个钟,但这一个钟头里,离开那边再回来又嫌时间不够,而且在那个花几十亿建的办公楼的地方,没有一个正常的停车位,要找建筑物后面停路两旁,好不容易找到不想等下再找。

早上只吃一块蛋糕,幸好这时有点聪明的人有带昨天买来防万一的马来糕,幸好也带了一瓶热热的红枣水,在车内慢慢享受和看报纸,其实车内给太阳直射很晒的咧,暂时充饥一下。

中午十二点的工最显,如果不是有午餐招待的,而是“野”党人的工,注定没啖好食,“野”党人又带人去见高官,小记们肯定没得上,只要在楼下站着等,又是无无聊聊的听他报同行“吹水”,过了一个钟左右,在大家筋疲力倦的时候,“野”党人下来了,又在外站着讲话,又是口水多过茶,讲了一个钟,听到后面,顶不顺了,SC的女人蹲下,本老也跟着蹲,蹲着写字,真没仪态啊,管他的。

“野”人们吠完时已两点了,那还有机会吃?另一恨就是中文报有夜报时间,可悲的人啊!

以为写完可以安乐了咩?哼,休想啦,DST在四点多要人帮他抄工,如果不是嫌弃楼下东西不好吃,这个时间也没东西吃,就不会拿苦来辛,真的去抄工,幸好肥羊帮忙抄,抄到差不多,电脑主人回来了,只有让位,把剩余的交给肥羊,但DST似乎不甘愿,还问我:“你还没有放工不是咩?”哼,五点过了还不放工,人家没吃午餐,不要惹我,还“阿兹阿左”。

Read Users' Comments (0)

电脑和手机的事

最近电脑和手机都跟我有仇,公司用的电脑,之前一直“档机”,结果送去维修组,已有几个星期了,听闻是“母板”坏,所以“程序”上较麻烦,要等什么CLAIM啦,而且还要等有两个或多几个坏才能ORDER,天啊?为何要这样?

电脑白痴如我,不知为什么电脑那么多东西,又母板又硬件,只有暂时做“游牧民族”,看谁那一天没做,暂时用他们的“脑”,但却也不是部部脑可以用,如果没有我打的五笔,就麻烦了,现代人都用拼音,这组人剩下巴旮猪婆和我用五笔,所以之前找了QF来装一下五笔,有些没装到的就不能用,最怕这个星期五,就是令人讨厌和紧张的财算日,如果人人在公司,我没“脑”用,不知怎样死。

手机呢?用了两年多还让我“宠爱”的“MOU得捞拉”手机,竟然也“档机”,不是打着中文字不能动,就是没打字它自动在跳动,而且声音控制自动在跳,不受控制,莫名其妙,SB她们说,我打讯字打太快,手机速度跟不上我,结果坏给我看,跟我抗议哦。

虽然问手机店的人,说修要五十以上,但要几天,想到一天没手机用,像与世隔绝,不是讲交游广阔,而是在法庭,没手机联络,找不到人,不行啦。

时代造就人类非常依赖手机,没手机一天会死似的,虽然有时一整天,手机是没响过的,哈哈!

看看本人的“新欢”全貌!

开始“物色”它机,幸好“冻柠檬”的朋友卖手机,本来问几款较旧的,但对方建议买“傻你爱粒星的W610i”,结果上网看了,外表蛮美的,前黑后橙色,我喜欢,就拉拉声托她拿给我啦,因为店在“死打芭”,对我来讲,太远了,结果就在没验货,没见过该机的情况下,就以770成交,研究了两晚,相当满意,只是怕它太“脆弱”,薄薄一片似的,不耐跌的啊,每天都要极之小心的握它,而且打讯慢过以前!

只是从这一款机换另一款机,总要习惯它的“性格”,习惯了“MOU得捞拉”铃声和讯息都是同一铃声,不知是打来的还是讯来的,只知道是谁,如果没看讯,喜欢的歌就唱到它完为止,虽然“傻你爱粒星”铃声和讯息音分得出,但却不给人把歌唱完,不爽。哈!

想想一直以来换的手机,用最多的也就“爱粒星”,这些“MOU得捞拉”只是“过客”,而人人认为最方便的“诺鸡鸭”,本人最不爱,没用过,也不给它机会,就是不知为什么。

Read Users' Comments (0)

你是不是鱼干女?

看戏有时真的会看到各种奇怪的名词,最近就认识一个名词,叫着“鱼干女”。

什么来的?就让网上的解说告诉你吧:

*鱼干女:
20多岁的女性,在职场上看上去似乎是个光彩夺目的OL,
一回到家马上换成运动装,把头发弄成冲天炮式的,
还很自然地会用手去抓臀部,一手拿起一罐啤酒,咕嘟咕嘟大口喝下去;

周末也不参加联谊,径直回家,
休息的时候就知道 吃啊吃,
对男人完全不感兴趣,就是喜欢自言自语;

鱼干女的特征就是会和电视节目互动,还会跟猫说话,
有时候会把抱枕紧紧抱着,在地上滚来滚去,
与其谈恋爱不如在家里睡觉。*

哈哈,很好笑吧?或许你还是我已在不知不觉中,在很早以前,已经成了“鱼干女”了?

虽然已过了双十年华,也不是OL,头发也不够长到可以弄成冲天炮,也不喝啤酒,也绝对不会喜欢猫或和猫说话,但“放工后直接回家,周末更少出门,和电视互动,喜欢在家睡觉”却样样中。

说起“鱼干女”,是从日剧《萤之光》看来的,那个女主角,家里乱到不行,一回家就躺在她喜欢和认为舒适的日式玄关外,更好笑的是,她睡觉是用报纸盖着的,像盖死尸似的,有一天,她的离婚上司来到这间屋子,因为这屋子是他上司的老家,而上司的爸不知在何时把这间屋子租给这个“鱼干女”,而“鱼干女”又有和一个同龄同事互相爱慕,但在想,如果那个她喜欢的人,知道她是“鱼干女”,会否接受?

由于是网上下载的剧,所以未看完,只出到第八集,个人则希望她和已习惯她这种“鱼干”性格的上司(藤木直人)有结果,虽然戏中两人有各别的感情路线。

日本的这个夏天,有蛮多我喜欢看的日剧,另外两部是分别讲农场里的友情的《向牛牛许愿》(玉山铁二饰演)以及那个高脚妹江角真纪子的《儿媳能使鬼推磨》,都很合我“胃口”,哈哈!

Read Users' Comments (0)